风雨小说网->科幻->怪谈作者拖更日记->第五十三章 你来当园长吧,虞良

第五十三章 你来当园长吧,虞良

本书作者其他书: 赛博魔术师的日常

“停电是在园长出发之后发生的事情,也就是说他一开始的目标就是我们,不是因为停电。”许辞兮继续说道,她指了指摆放着玩偶的书架,“那里有一个空位,而这些玩偶中没有熊,熊应该是最常见的玩偶,如果要放上一整套玩偶公仔,不可能没有熊。”

“嗯。”虞良点点头,他的心中已经有些底了,园长肯定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这家伙还有很多的秘密没说出来,而且有可能并非良善。

他转头看向办公室的里间,从这里看过去并不能看见园长的身影,也无从知道园长究竟在做什么。

“现在就走?”许辞兮拉了拉虞良的袖子。

“再等等。”虞良摇摇头,他的目光落在那些玩偶上,无奈地摇摇头。

如果园长真的有加害之心,如果那些玩偶都能变化成之前遇到过的那种怪物,那么他们早一点逃和晚一点逃都没有太大的区别。

这么多的玩偶怪物,不是人力能够抗衡的。

“来了。”园长端着一个盘子从办公室内间走出,盘子上是三杯冒着滚滚热气的浓茶,他将盘子放在虞良和许辞兮前面的桌子上,继续说道,“我在里面想了想,关于‘它’的事情太多,一时间我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始讲起,还是你们来提问吧,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是在什么时候发现它的?”虞良看一眼那杯浓茶,没有伸手去拿,他担心园长在里面下药。

园长笑道:“你应该清楚,它会主动让你意识到它的存在。但要说真正确切地得知它的存在,还是从上一任园长那里知道的。”

上一任园长?!

仅仅是这第一句话便让虞良的动作僵硬在当场,他的脑海中瞬间浮现出表演馆展览厅上关于“园长林有风”的介绍,那上面完全没有提到过园长换过人。

不对,不只是没有提到,而是明确地记载了园长林有风一个人建设了长虹动物园延续至今。

“上一任园长……长虹动物园不是只有一个园长吗?”虞良直接问道。

“不。”园长摇摇头,“之前的园长都已经死了,除了我以外没有人还记得他们,很快我也会这样,你们也不会再记得我。”

已经被其他人遗忘了吗?

也不是没有可能。

虞良心下一黯,消失的员工会被所有人遗忘,这一条他知道,老江曾经告诉过他。

这员工的范畴也包括园长吗?

“它也会让你消失?”虞良顺着园长的话问下去。

“你知道每一代的园长是如何挑选出来的吗?”林园长并没有直接回答虞良的问题,而是反问道。

“责任感?智商?大局观?与它抗衡的决心?”虞良一连猜了好几个答案,但园长只是不断地摇头,显然这些都不是正确答案。

“是它对你的兴趣。”园长笑了一下,接着说道,“它只有一个,而且时间是有限的,只要它时刻对你保持足够的兴趣,其他人,无论是游客还是员工都会变得安全。”

园长的语气平淡,这种原因看起来很胡闹,但背后又有一种深切的无奈,而这种无奈已经伴随他很多年了。

“所以……”虞良的心里突然明悟,他好像明白为什么园长要把他引导到这个地方来了,再看向园长的目光里也带上些许敬意。

园长没有坏心思。

也对,人又有什么理由和“它”站在同一条阵线呢?

若是园长真的这么想这么做,整座城市早就大乱了。

“嗯,从几天前我就注意到了,它对你产生了兴趣,我原以为你会和别的员工一样,很快就会在它的折磨中败下阵来,但是你没有,它对你的兴趣反而在不断加深。”园长娓娓道来,他大方地承认下来,“我承认,你们在甜心坊的遭遇和我有一定关系,我原以为你们受到惊吓后会急切地寻求我的帮助。我向你们道歉,你们比我想象得更加勇敢,而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似乎是觉得语气不够坚决不够诚恳,园长又再次补充道:“非常需要。”

“需要我做什么?”虞良已经猜到园长要说什么了,但他还是觉得很离谱。

它对他有兴趣只是单纯地因为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而已,他只是来做一个任务,怎么感觉现在事情在往复杂的地方发展?

“我快撑不住了,所以我必须挑选这个动物园的下一任园长。”林园长道,“这是我尚还拥有的权力,也是我的义务,我必须动物园交到一个合适的人手中。”

虞良摇摇头,既没有拒绝也没有同意:“抱歉,这个问题对我来说还太遥远,我需要一些时间来考虑。”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此时虞良想得却是另外一件事情。

如果成为园长,是不是代表着他可以把整个动物园收归于他的【宇宙】?

怪谈生物都能装,装个怪谈发生地也没什么吧?

而且装了怪谈生物,也理应装个地点吧?

不然故事又能发生在哪里呢?

虞良觉得自己这个大胆的想法很有实施的意义。

“可以,但不要耗费太多的时间,一旦错过,它不会再给你机会。”园长说得有些玄乎,但虞良却记在心上,他也生出些许不好的预感。

回头看看许辞兮,她扑灵着一双大眼睛,似乎还没有搞明白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要当园长了?”许辞兮小声地询问道,眼睛里竟有种莫名的期待。

“不一定。”虞良无奈地看着她,他现在都有些弄不清这家伙的脑袋里在想些什么了。

她又不是不知道,他们都是游戏外的人,现在最重要的是当园长的问题吗?

找到仓鼠早点离开这里才是正事!

虞良看看她脚下的影子,若有所思。

他任务中提到的“清理仓鼠”并没有表明到底是哪一只,可以是许辞兮变化成的仓鼠,也可以是不知道被谁带进动物园的“第一只仓鼠”。

当然,虞良偏向于后者,这才比较符合“清道夫”这个任务的概念,因为仓鼠本就是不该出现在动物园里的动物。

而在此之前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逆转许辞兮的“仓鼠化”过程,他虽然不喜欢做无意义的事情,但这绝对不是无意义的事。

换做老杜来的话,老杜应该会坐视许辞兮变化成仓鼠,甚至是默默催促她变成仓鼠,然后一刀结果了事,拿完奖励就离开扮演者游戏。

这种事情虞良是做不到,他还是抱有最基本的人性。

“嗯?”许辞兮歪过脑袋,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刚刚虞良的眼神有些不礼貌,好像是在看什么待宰小羔羊一般。

虞良便别过脸去不看许辞兮。

“总之,我希望你能认真地考虑一下这件事情。”林园长接着说道,“如果能在我彻底消失之前做好准备那便是再好不过了。”

他笑起来:“我一向看人很准,它也一样,我相信你能做到,继承‘林有风’这个名讳。”

“什么意思?”虞良一愣,他有些没听懂园长这最后一句话在说什么。

“我的名字可不叫林有风,只有第一任园长叫这个名字,在他消失之后这个名字也就一直沿用下来。”园长接着说,“所以在这些员工的眼中,三任园长和一任没有什么区别。”

“那你的真名?”

“不重要了,你只要知道现在的我是林有风,是园长,这就够了。”林园长摇头笑着,他并不在意这些。

他站起身来向书柜走去,然后从书柜的里层取出一本皮质封面的笔记簿。

“这是第一任园长的日记,动物园里一些特殊职位需要每天写日记,这也是从第一任的园长延续下来的规则。”园长说道,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虽然偷看别人的日记是很不好的习惯,但为了观察这些员工的精神状态,我不得不这么做。”

虞良接过这本日记,感受到日记里沉甸甸的重量,他随意地翻开几页快速阅读起来。

第一任园长的字端庄大气,如果说字如其人是真的话,那么他显然是个儒雅随和的老帅哥。

——

7月24日

动物园的营收很好,我的决定是对的,这座城市需要一所大型动物园,我完成了半生的梦想,很不错。

下个月就能拿到一批经费了,我决定引进一些新的稀少的动物,为它们打造一个舒适的家。

只是这次又没得到上级的批示,动物表演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停下?

我真的很讨厌这种赚钱的模式。

——

7月30日

这一批动物到了,但是很奇怪,感觉它们没有什么活力。

算了,大概是舟车劳顿水土不服,先好好照料一番,到时候请几个兽医来看看吧。

——

8月1日

为什么?

为什么今天遇见的所有动物都在冲我笑?

它们怎么了?

还是我的脑子有问题?

还有,有些事情不敢告诉任何人,为什么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某种动物的数量发生变化?

今天是火烈鸟,火烈鸟多了一只。

我最好把它们的数量变化记录下来。

——

8月9日

我发现它了。

——

8月11日

它会出现在任何地方,它在影子中穿梭。

它可以变成任何动物,除了人。

它想出去,它不能出去。

我不会让它出去,任何动物都不能离开这间动物园。

——

8月15日

第一个员工失踪了。

除了我以外没有人记得他。

它在向我示威。

我不能退让。

——

8月17日

失踪的员工我找到了,但只有我找到了他,他变成了山羊,我清楚那只山羊就是他,被一只兔子咬死在狮子园区。

——

8月19日

它在不停地折磨员工和游客,我必须做点什么,必须做点什么。

我要让它把注意力和兴趣都放在我身上。

是我创立的动物园,是我害你们变成这样的。

抱歉。

……

虞良继续往下翻,这些内容虽然补充了“它”出现的背景,但就拓展信息而言对他并没有什么帮助,很多事情他已经知道了。

而许辞兮也是将脑袋伸过来,她用手压了压虞良手中的笔记簿,她的身高不够,虞良拿得那么高让她完全看不见写了什么。

——

9月21日

呵,我终于知道它在做什么了,它特么的在研究人性,这个畜生特么的想当人。

我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它永远不能离开这个动物园。

……

“想当人?”许辞兮呢喃出声。

“嗯,或许只有这样它才能离开这里。”园长点点头,“它拥有变人的能力,但似乎是对人的了解远远不够,所以总是会变成一些稀奇古怪的类人型生物。”

他无奈道:“这种形态的它出现在你们面前时,千万不要相信它说的任何话,一旦对‘它是人’产生认同感,以后你眼中的正常人就会变成怪物的形象,而怪物在你眼中却是正常人,最终你一定会疯掉。有一些员工经历了这些事情,现在已经在精神病院接受治疗了。”

“明白。”虞良点头记下,不过“它”还从来没有以“人”的状态在他面前出现过,准确来说,他还没真正切实地见到过它。

“这本日记就先交给你了,对我来说他已经没有太多用了。”园长道,他低头看了一眼时间,“现在快两点了,如果你们要回宿舍休息的话,请尽快,尽量不要在两点后随处走,这个时间段是它最活跃精力最旺盛的时候。”

他补充一句:“如果你们准备睡在这里也行,出门向左有个小房间,不过只有一张床。”

《逆天邪神》

“不用了,我们现在就可以回宿舍。”虞良摇摇头回绝,语罢,他看一眼边上的许辞兮,许辞兮也是将头点得飞快,赞同道,“回宿舍就行了。”

“行。”园长向两人道别,“路上注意安全,至于虞良先生,希望你能好好考虑这个问题。”

“我会的。”虞良点点头,然后领着许辞兮向门外走去。

两人再次进入完全漆黑的走廊,虞良大概记得电梯的位置,他一边向后伸出手,留出给许辞兮抓的袖子,一边思考着仓鼠的问题问道:“你有什么想法吗?该怎么找到那只仓鼠,完成任务离开游戏你可能就不会变成仓鼠了。”

这一次许辞兮却是很自然地抓住了他的几根手指,而且没有再退缩。

虞良刚想抽回手,就听见黑暗里的许辞兮小声说道。

“我不想再回去那个动物园了。那里比这里更加糟糕。”

“嗯。”

果然,让她产生异化的正是这种安逸的思维,这段时间在游戏里的经历使她改变了很多,这也是虞良感觉她像是被什么东西附体了一样的原因。

但从来都没有附身这么一说,许辞兮就是仓鼠,仓鼠也是许辞兮。

所有的仓鼠都待在笼子里,而她为自己铸造了一个笼子。

点击下载最好用的追书app,好多读者用这个来朗读听书!

热门推荐:头狼 弃少归来 都市之万界至尊 神武战王 万道龙皇 开挂闯异界 至尊神魔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邪龙狂兵 盖世仙尊
相关推荐:刺客女友重生白蛇,村民给我供奉汉高祖出门被抢,反手送他无期游戏制作从负债千万开始正宫太无赖:谁动了朕的龙体虐完我后,渣王和哥哥们排队跳楼我在雪豹当战神重生东京,开错外挂倾世状元妃单细胞少女的单选题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