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都市->这一世,我再也不渣青梅竹马了->第一百四十四章 离家出走的小学妹

第一百四十四章 离家出走的小学妹

黄洪波选择此处作为会面的地方是有原因的。

这个时代的西餐厅消费很高,一块牛排几十块,寻常人都舍不得吃。

到此消费的几乎都是市里的土豪,男的西装革履,女的穿金带玉。

一眼看去,整个西餐厅里头连一个学生狗都没有。

自己女儿虽然有钱,但她也不喜欢来西餐厅,平时逛街都是喝奶茶,所以不用担心在这里碰上。

同时,凯旋门的高逼格环境也能给对方带来一定的压力,让自己在即将到来的“谈判”中占据有利的地利条件。

最后一个,在这样的环境下,老婆就算再愤怒,也不至于暴走,因为她是个要脸面的人,在西餐厅中撒泼的事做不出来。

两夫妻各自点了杯咖啡,正在喝着之时,一位穿着牛仔裤和T恤的少年走进了门口。

他的年龄和装扮都与店子中的其他客人显得很是格格不入。

“您好,请问有预约吗?”

凯旋门的迎宾侍者迎了上去。

“是的,我和一位黄先生有约!”

苏泽林淡淡地道。

“知道了,这边请!”

侍者早得到交代,当下带着苏泽林,来到了黄洪波的座位。

“伯父,伯母,你们好,我是苏泽林!”

当苏泽林出现在面前的时候,黎娟打量着他,脸上写满了惊讶。

在黄母想象中,这种学习懒散还喜欢打架的混子,可能就和街上那些令人厌恶的小黄毛差不多。

然而这位混子的形象却是有着相当大的出入。

他目若朗星,面如冠玉,身形挺拔,剪了个很清爽时尚的醒目发型,尽管只是穿一套牛仔裤和T恤,然而版型,料子和设计感都相当不错,一看就品味在线。

气质也不像街头混子那么轻浮浪荡,只是有点小痞帅,但不到令人生厌的地步。

黎娟突然间有些理解自己女儿为什么如此痴迷苏泽林了,他确实是那种能让很多小姑凉一见钟情的男生,且也是丈母娘都会一眼相中,越看越喜欢的类型。

如果他品行能好点的话,倒也不是配不上我们家盼盼。

颜值即正义,黎娟本来满腔怒火的,见到真人之后,居然没那么生气了。

黄洪波倒是早在上年火车站和苏泽林有一面之缘了,不过他当时是乔装打扮偷偷跟着黄盼盼。

“请坐吧!”

他指着对面的位子。

“谢叔叔!”

既来之,则安之,且无心无愧,苏泽林安然就座。

他这副轻松淡定,从容不迫的样子倒是让黄洪波和黎娟有些纳闷了。

按道理,他被自己两人叫出来,应该能意识到什么事,多少会有点惊慌失措,甚至拒绝见面的。

两夫妇甚至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直接找上门。

然而苏泽林非但答应得很爽快,而且来到现场之后也冷静得太反常了。

“喝点什么?”

还是黄洪波先反应过来。

“摩卡吧!”

苏泽林没和土豪客气,淡淡地道。

“那就摩卡一杯吧!”

“好的,先生。”

侍者下单离开。

“苏泽林,据我所知,你是在网吧认识我们家盼盼的,对吧?”

黄洪波看似有意无意地问题,其实却在暗中施压。

弦外之音,我在江澜神通广大的得很,什么事都能打听到,你待会别想轻易忽悠我。

“没错!”

苏泽林微微点头。

“当时盼盼被流氓骚扰,你帮了她,我很感激!”

黄洪波先礼后兵。

“呵呵,叔叔言重了,都是二中的同学,既然见到了,就顺便帮一下,也不是多大的事。”

苏泽林也在暗中强调一件事。

我只是把黄盼盼当成了同学,没有其他的意思。

两人看似随便的闲聊,然而都话中有话。

或许是见到苏泽林长得比想象中的帅的关系,黎娟多了几分耐心,难得地按下脾气,让自己丈夫和对方慢慢理论。

黄洪波不断施压,却都被苏泽林轻松化解,这下黄土豪开始吃惊了,他现在才发现这位大学生真的不可小觑。

此人老成稳重,说话滴水不漏,态度不亢不卑,就完全不像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反而像是混迹商界已久的老油条。

本来想借助天时地利给对方一点压力的,然而黄洪波发现却拿他半点办法都没有。

如此过得不多时,侍者把那杯摩卡送上来了。

“要不,你先喝点东西吧!”

黄洪波暂时岔开了话题。

一是出于礼貌,而是思考更多对策。

“好的,叔叔。”

苏泽林拿起小勺子,以握毛笔的手势,以8字型不紧不缓地在杯子中搅拌一会,让它更快降温的同时,奶油和咖啡充分融合,口感可变得更为香醇丝滑。

搅拌得差不多了,把勺子放到旁边,他用右手拇指食指提住杯耳,左手轻托咖啡碟送到嘴巴,轻轻抿上一口,含在嘴里,先是感受数秒,让咖啡的香气自鼻腔呼出,然后再将其缓缓咽下。

黄洪波和黎娟对看一眼,均是看到了对方脸上的惊讶。

喝咖啡有很多细节,包括哪种咖啡需要搅拌,哪种不需要搅拌都大有讲究,还有怎么端杯子,甚至入口后如何品尝它的香味这些都需要注意。

同时不能吹咖啡,不能喝出声音,否则很不礼貌。

当然你也可以不讲究这些细节,然而在西餐厅可能就会显得很粗俗。

一个懂得喝咖啡的人,他的动作和行为看上去就会显得很优雅,就有种淡淡的逼格。

现在苏泽林的身上,就有哪种逼格存在,从搅拌的手法到吞咽,他的每个细节都极为标准,所以这就让黄洪波和黎娟感到很古怪,毕竟这样的大学生通常很少会去西餐厅喝咖啡,就算有钱,也不合这个年龄的口味。

当然,两人都不知道,对于重生前整日出入高端商务场所的苏泽林而言,他懂得怎么喝各种各样的咖啡,不管摩卡还是拿铁,焦糖玛奇朵,卡布奇诺,布雷尔,美式,维也纳等等。

只要有足够的材料和工具,他甚至还能轻而易举泡出这些品种的咖啡,且未必比凯旋门的师傅逊色。

倒不是苏泽林多喜欢喝咖啡,其实他更喜欢喝茶,但妹纸喜欢咖啡呀,尤其是一个会泡咖啡的优雅男士,在泡妹子的时候也总能事半功倍。

喝了两口咖啡,苏泽林放下杯子,问道:“叔叔,阿姨,我不是个喜欢拐弯抹角的人,你们有什么话,要不就直接说吧。”

黄洪波和黎娟心中升起怪异的感觉。

他们原本是来兴师问罪的,还用各种暗中施压,然而非但没起到半点效果,反而对方有着反客为主的倾向。

见到丈夫那套没用,她决定打开天窗说亮话。

“是这样的,前些日子,我们发现盼盼的卡上少了一笔钱,足足两万,而且这笔钱是转到了你的账户上。”

黎娟脾气这么急躁的人,此时难得地口气平和。

原本她打算就算在咖啡厅,也得喷上几句的。

然而苏泽林长得出奇的讨好,此外全程都表现得温文有礼,谈吐得体,举止大方,你大人总不能涵养连个少年都不如,以粗暴的方式解决问题吧。

但是,问题总是得解决的。

“没错,那笔钱是转给了我!”

苏泽林没有否认,他早就猜到了两人找自己的目的。

黄洪波和黎娟都纳闷了。

这件事被揭穿,他表现得也太冷静了吧,半点惊慌失措都没有。

真不知道该说他脸皮厚还是心态无敌。

黄洪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苏泽林,你能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当然可以,那笔钱是我放寒假的时候向盼盼借的,当时我看中了一个很好的投资项目,个人认为必定能赚到钱,但是觉得手中的资金太少了,所以就向盼盼借了些,同时承诺给她部分收益!”

尽管苏泽林如实坦诚,然而黄家两老却是不信。

黎娟终于有了点怒气,心说你小子刚才装得还有模有样的,现在终于露出马脚了吧。

你个屁大小子,才上大一,能懂什么投资,这分明就是借口。

她强忍着没有发作:“那我能再问一下,那笔钱你投到哪里了吗?”

“B股市场,寒假的时候,郭嘉重启B股市场,我买了几支股票!”

苏泽林毫不犹豫地道。

“B股市场!”

黄洪波眼睛一下子瞪大了。

他也玩股票,自然清楚这个东西。

不过黎娟就不懂了:“洪波,你知道这个所谓的B股市场吗?”

“嗯!”黄洪波点了点头:“这是郭嘉用来给企业吸引外汇的,但过年的时候对国外投资者开放了,当时很多人都觉得形势很好,纷纷投资,B股指数直线上升,只要买的几乎都能赚到钱,最多的甚至在三个月内可赚三倍!但是好景不长,从六月份开始B股开始崩盘,那些后来进场的都被套死了!”

“套死了?”

黎娟皱起眉头,难道这也是苏泽林的借口。

但她很快就发现自己猜错了。

“五月份的时候,我手头的B股已经全部抛出,借盼盼的那笔钱,也在抛出后的第二天连带部分收益转回了她的卡里。”

苏泽林的话让两老惊疑不定。

他们发现对方说得煞有其事的样子。

“叔叔,阿姨,如果你们不相信的话,不妨回去先查下存折。叔叔既然能查到我的手机号,还能查到我和盼盼是怎么认识的,想必早就知道我家在哪里了吧,江澜就这么点地,如果我骗了钱,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庙的,你们说对吧?”

苏泽林呵呵一笑,神情轻松。

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

至少在黄盼盼这件事上,他就还真没做过任何亏心事,前世十几年都没做过,反倒是自己差点没被强了。

混子正气凛然的,把黄洪波和黎娟都镇住了。

“那,好吧。”

黄家两老点了点头。

“叔叔,阿姨,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那我就先告辞了。”

事情既然已经澄清,苏泽林也没打算和两人磨叽太久。

黎娟本来今晚还打算警告苏泽林,让他离黄盼盼远点的。

但如果别人真的还了那笔钱,盼盼又是倒追的话,还真不好意思开口。

她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把到口的话吞了回去。

“那么,再见!”

苏泽林冲着黄父黄母微微颔首,长身而起,悠然离开。

黄洪波和黎娟也无心在西餐厅呆下去了,当下去柜台买单。

……

商贸城楼底。

黄盼盼心情愉快地哼着小调从一家服装店走出来。

她买了一条裙子。

后天就报志愿了,报完志愿后我就是半个财院的人,到时穿得美美哒去见学长吧。

就在黄盼盼这么想着之时,一道熟悉的影子突然远远地映入了眼帘。

咦,那个不是学长吗?

就算隔得比较远,然而那道挺拔的身形,还有苏泽林身上穿的衣服她甚至都记得一清二楚。

因为前些天苏泽林来二中给她高考鼓劲的时候,穿的是同样的一套牛仔裤和T恤。

“学长!”

黄盼盼飞奔了过去,然而双方的距离太远了,商贸城又人多嘈杂,苏泽林并没听到,骑上自行车就走了。

小学妹摸出手机,刚想给他打了电话,却是有所发现。

这不是凯旋门吗?

学长为什么会从西餐厅下来的?

很少有学生会去西餐厅吃饭,消费高,而且几乎都是商务人士,不符合学生的口味。

而且,学长还是一个人离开的,身边没有其他伙伴,毫无理由呀!

据小学妹对苏泽林的了解,这不是混子的风格,他绝对不会自己跑去西餐厅附庸风雅。

黄盼盼大惑不解之时,又有两道人影从凯旋门走出来。

一见到他们,小学妹眼睛就瞪得老大。

这不是我爸妈吗?

要是平时见到两老的话,黄盼盼也不会多惊奇,因为黄洪波和黎娟都是凯旋门的常客,这里是个商务洽谈的好地方。

然而她爸妈分开各做各的生意,就算来凯旋门,会见的也是自己的客户,且很少双双出席,他们的身边也没有其他客户。

至于两老来西餐厅撑台脚浪漫,黄盼盼是肯定不会相信的,父母关系一直不好,也就近年来因为自己而有所改善,但还没达到恩爱的地步。

再联系到刚才独自离去的苏泽林,黄盼盼瞬间觉得疑云重重。

……

半小时后,丽景小区。

“洪波,苏泽林刚才和我们说的那些话,你怎么看?”

回到家的黎娟和黄洪波在客厅中交谈着。

“我感觉他不像在说话,这种事也骗不了人,毕竟我们随时都能查存折,而且还能查到每笔钱的出入账日期!”

“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等明天银行开门了,咱们还是得跑一趟,确定他并没有撒谎!”

“行,那就明天跑一趟吧。”

“……”

钥匙开门的声音响起,两人这才停下了交谈。

见到女儿踏入家门,黄洪波堆起笑容:“盼盼,回来了呀。”

“嗯,你们没出去吗?”

黄盼盼不动声色地问道。

“没有,我和你爸整晚都在家里电视剧呢!”

黎娟抢着回答。

今晚把苏泽林叫出来兴师问罪,在女儿面前,她有点心虚,所以下意识地撒了慌。

“哦!”

原本就心存疑窦的黄盼盼愈加肯定了一件事。

今晚学长和我爸妈在凯旋门同时出现,绝对不是偶然!

很可能是他们把学长叫出去的!

而且,没意外的话应该和那件事有关。

黄盼盼有点生气:“我回去睡了!”

丢下一句话,就走进来卧室把门关上。

黄洪波和黎娟面面相觑,他们都觉得黄盼盼貌似有脾气。

但是她高考后这几天心情不是一直都很好的吗,难道今晚和魏娴闹矛盾了?

……

第二天,掐着银行营业的时间,黄洪波和黎娟出了门。

他们前脚一走,黄盼盼后脚就跑进了父母的卧室,打开一个抽屉。

这是黎娟放珠宝首饰和银行存折的地方。

翻遍了抽屉,都没见着母亲替自己开的那张存折。

黄盼盼瞬间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她的脸一下子沉了下去。

我就知道,果然是这样!

……

一路来到最近的建行,这么早还没什么客人,且两人都是VIP客户,当下让工作人员帮忙查询余额。

两分钟之后,余额就查到了。

黎娟一看存折上面的数字就傻了眼。

“怎么,不对吗?”

黄洪波赶忙凑了过去。

难道苏泽林骗了我们?没理由呀!

当他也见到那个余额时,脸色和自己爱人是差不多的。

“怎么会有四万多?”

黄盼盼的这张卡里面,原本只有两万五不到的钱,后来转了两万给苏泽林,就算后来女儿又存了些,也不可能超过五千,加上苏泽林还的,最多两万五左右。

然而这个数字多了将近两万!

两夫妻就疑惑了。

多出来的这笔钱,从何而来?

“你再打个出入帐记录!”

黄洪波提醒道。

“对,把出入帐记录打出来,就一清二楚了!”

黎娟再次把存折递给了工作人员。

过的不多时,他们就拿到了一条长长的单子。

两夫妻一浏览,倶都震惊了。

五月上旬,存折有一笔大额进账,足足四万!

转账户头是——苏泽林!

这是盼盼借给他的那笔钱的两倍!

昨天在西餐厅的时候,苏泽林曾经说过,这笔钱算是借的,并且除了本金之外,还包括部分收益。

虽然B股市场涨得很厉害,他们以为苏泽林最多也就给个三几百,意思意思就不错了。

两人愣了半天,这才回过神来。

“洪波,你怎么说?”

黎娟口气艰难地问道。

“我们好像真的错怪苏泽林了。”

黄洪波苦笑。

别人不止把钱还回来了,且还给了那么高的收益,这可不是点小利息呀,真就在帮自己女儿投资。

这种人怎么可能是骗子?

世上哪有这么傻的骗子!

“好吧,这确实是个误会。”

黎娟点了点头。

“要不,咱们打电话给他道个歉?”

黄洪波又道。

“我觉得没必要,好歹咱们是盼盼的父母,对他而言也算长辈了,哪有长辈对晚辈道歉的道理,更何况只是个小误会,可怜天下父母心,我想苏泽林能理解的。”

黎娟不以为然,她是个女强人,也是个要面子的女人。

得知黄盼盼没被忽悠骗钱,他们也放心了。

两老结伴回到家里,一进入客厅,就见到黄盼盼坐在沙发上,脸色很难看。

“盼盼,你怎么了?”

黄洪波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们是不是找学长了?”

小学妹走了过来,陡然丢出一句话。

从她的口气中,两老听出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

自家女儿脾气可不怎么好,她的倔强和偏激是黄洪波和黎娟早就领教过的,只是这年来有所改变而已。

但她要是被激怒了的话,尤其是涉及到苏泽林这件事,两人都能想到后果很严重。

“没,没有的事。”黎娟有点慌,她定了定神:“盼盼,你怎么会这么认为的。”

不会是苏泽林告诉她的吧,但这样对苏泽林也没任何益处呀?

“你还在骗我!”黄盼盼大声道:“昨天晚上在商贸城见到学长从凯旋门走出来了,就自己一个人,没多久就见到了你们,你们身边也没有客户,你们别说和学长只是在西餐厅偶遇的而已!”

“还有,我刚才去你们房间找给我开的那张存折,翻遍了都没找着,如果没意外的话,是你们带出去查余额了吧!”

黄盼盼并不笨,相反她比绝大多数人都要聪明,否则也不可能短短一年内提高了上百分。

这番分析就有理有据。

“啊,这个……”

黎娟慌了。

黄盼盼盯着她,一字一顿地道:“你敢不敢让我看看手袋,我敢说那张存折一定在里面!”

面对女儿的质问,黎娟只能求助地看向丈夫,然而就算黄洪波再圆滑,一时间也想不到圆谎的借口。

“你们是不是知道学长借了我的两万块钱,所以觉得别人是骗子?那你们现在查到了吧,存折是不是多了四万,那是学长给我转过来的,说是本金连带投资的收益!”

黄盼盼彻底爆发了,她抹着眼泪道:“亏上年学长去临安之前,还在我面前帮你们说话,他说每个人都会犯错,不只是小孩子,成年人也一样,还让我理解你们,原谅你们。可是,学长这么好的人,你们却觉得他是个骗子!”

黄洪波和黎娟脸色阵青阵白。

“盼盼,你听我说,这只是个误会……”

黄洪波硬着头皮。

“我不听我不听!”小学妹越说越是激动:“我恨死你们了,永远都不会原谅你们的!”

从口袋中掏出那张建行卡,她猛地摔在地上,然后掩面飞奔出门。

“盼盼,你去哪呀!”

两老连忙追出去,然而他们养尊处优惯了,哪跟得上年轻人的脚步,黄盼盼转眼就没了影。

……

晚上十点半。

丽景小区。

黄洪波和黎娟就像热锅上的蚂蚁走来走去,急得焦头烂额。

黄盼盼这一离开,就整天都没回来。

刚开始他们还以为女儿是在气头上,这才出去散散心,回来再找个机会和她配不上。

然而直到晚上九点多,黄盼盼都没回家,两老就开始急了。

他们打女儿的手机,刚开始没接,后来关机了,不知道是黄盼盼关的还是没电。

两老又跑出去找遍了黄盼盼所有平时可能去的地方,网吧,奶茶店,休闲吧……还有她比较熟一点的同学,说起来其实就魏娴一个。

然而魏娴声称她也没见到过自己女儿,如果有她消息会告诉两老的。

眼看越来越晚,黄洪波和黎娟心急如焚,他们最担心的是女儿会在怒极之下做出什么傻事,身边熟人的电话,也全都打了个遍,希望谁今天见过自己女儿,总之就有点疾病乱投医的意思了,然而还是没有黄盼盼半点的音讯。

“都怪你,让你别多管闲事了,非不听,这下好了吧!”黄洪波满头大汗地骂着自己老婆:“女儿要有点什么事,我跟你没完!”

“我,我怎么知道会这样!”

黎娟差点都哭了。

她就一个女儿,要真有什么三长两短,自己都不想活了。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黄洪波摸出一看,不由得精神大震。

“魏娴打来的!”

“快,快点接!”

黄洪波按下接听键,然而魏娴的第一句话就让他们失望了:“叔叔,你们找到盼盼了吗?”

“还没有呢,这都大晚上的了,她会跑去哪呀,可急死人了!”

黄洪波唉声叹气。

“我帮忙问了同宿舍的其他同学,还有班上的其他女同学,她们也都说没见到盼盼。”

自己好姐妹的事,魏娴还是很关心的。

她了解同桌,虽然和其他人没那么熟,但这会她不想让爸妈找到,所以不会来自己家里的,倒是其他人有点可能。

可惜的是,电话打了不少,却毫无收获。

“怎么办才好呢,盼盼这会还没回来,我们都不放心呀,这么晚了,外面又不安全,万一遇上坏人了怎么好!”

就算以前走私的时候,黄洪波都没这么六神无主过,他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

魏娴犹豫了下:“叔叔,我觉得,有个人倒是可能找到盼盼。”

“谁?”

黄洪波连忙问道。

“苏学长,他是个极其聪明的人,且或许比我都了解盼盼,如果说谁能找到她的话,也就苏学长了!”

“苏泽林?”

手机开着免提,黎娟也听到了。

今天还以为别人是骗子,叫出来打算兴师问罪的呢,现在却有求于人,这就很难堪。

beqege.cc

但现在不是顾全面子的时候,找到女儿要紧。

“行,明白了,我这就打给苏泽林,让他帮帮忙!”

……

柳枝巷,苏家。

冲完凉的苏泽林正要爬上床,放在桌子上的诺鸡鸭8210就响了。

黄洪波?

这个时候他打给我干嘛?

苏泽林有点怀疑地按下接听键,压低声音道:“喂,叔叔,你好。”

“你好,苏泽林,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了,但我们有点急事,盼盼不见了。”

黄洪波开门见山道明来意。

“不见了?”

苏泽林有点懵。

“她知道我们昨天见你的事了。”

黄洪波郁闷地道。

“啊这,伯父,我没告诉盼盼呀!”

苏泽林连忙澄清。

他绝对不会做这种事。

“我知道,是盼盼自己发现的,那天她刚好也在商贸城凯旋门附近,先后见到我们走出门了!哎,先别管这个,她已经一整天都没回过家,我到处找遍了,也问了所有能问的人,我现在很担心她,你知不知道她会在什么地方,麻烦帮个忙吧。”

黄洪波低声下气地道。

“知道了,叔叔,我先想一下,也会帮你们去找的,有消息的话再联系!”

“行,那谢了呀!”

“不客气!”

“……”

挂掉手机,苏泽林眉头皱了起来。

盼盼竟然得知我和她爸妈见面的事,还离家出走了,这可不能不管呀。

苏泽林拿起手机,拨了黄盼盼的号码,然而提示已关机。

联系不上,就得亲自出去找了。

不过,在这之前,得先确定盼盼会去什么地方。

她经常去的地方,全都可以pass了,想来黄洪波夫妇也全都找过。

她的同学家里,也可以全部pass。

盼盼就算再任性,再不想被父母找到,也不会大晚上自个跑到城外的荒郊野岭,一定是在市区。

这个地方一般人应该想不到,然而又会较为安全,毕竟她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刁蛮的非主流了,会懂得保护自己的。

再说了,盼盼考上了财院,也算是实现了自己的冤枉,不至于因为和双亲怄气而做什么傻事。

明天去二中报志愿,她一定会出现的。

但不管怎么样,今晚还是得想办法找到她。

一般人想不到,却又较为安全的地方,或许还可能和我有点关系……

想到这里,苏泽林脑海里有灵光闪过。

对了,有可能是哪里!

他急匆匆地换上衣服,走出客厅,就碰到了漱完口的赵丽霞。

“儿子,这么晚了,你还去哪呀?”

苏妈皱眉问道。

“哎,别说了,耗子失恋了,让我出去陪陪他!”

苏泽林随便遍了个理由就下了楼。

其他孩子这个年代太晚出门,或许父母都会放心不下。

但赵丽霞却不怎么担心自家孩子。

在江澜,那些小混混见到苏泽林都要绕着走的,只要不是他主动惹事,谁也不会吃饱了撑着惹他。

不过苏妈有点纳闷。

我们家泽林和诗晴八字都还没一撇呢。

陆浩然居然都有女朋友了,还失恋了?

这还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呀!

……

江滨人民广场。

舞台下某个不起眼的小角落。

一个孤零零的身影靠墙而坐。

赫然正是小学妹。

已经晚上十一点了,热闹的广场也开始变得冷清起来,出来散步的市民早已各自回家。

黄盼盼却还没有离开的意思。

今天晚上她都不想回家,也不想见到那两张面孔了。

他们真的是太可恶了,竟然这么对学长,害得我都没脸见学长了。

想到父母把苏泽林叫出去当成骗子般批判,黄盼盼又是愤怒又是悲愤。

钱包里空荡荡的,她没带多少钱,那张银行卡扔回给父母了,也没拿身份证,去酒店开个房住一晚都不行,而且她爸和很多酒店的经理都很熟。

周围没什么人了,偶尔有吹着口哨的小混混从远处路过。

但小学妹就很倔强。

我今晚死都不会回去的!

黄盼盼定了定神,看着放在腿上的一张照片。

这是苏泽林在财院人工湖拍下来,附信中寄来的,自此之后就一直放钱包中当护身符。

没事,有学长陪着我呢。

要是有坏人敢过来骚扰,我就把照片给他们看,告诉那些家伙,我是学长的女朋友!

除此之外,城中派出所也在对面,我会很安全的!

就在黄盼盼这么暗中想着之时,头顶上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怎么,你就准备在这里坐一晚上吗?”

黄盼盼吓了一跳,随后又惊又喜地抬头看去。

果然见到苏泽林蹲在舞台边上,嘴角挂着一丝懒洋洋的笑容。

“学长!”

苏泽林犹如只敏捷的大猫般从两米多高的舞台一跃而下,轻盈落到她面前。

滨江人民广场,就是自己刚上大学,离家远行前见黄盼盼的地方,黄洪波和黎娟确实很难想到女儿什么地方都不躲,就躲在人最多的广场,这个没人会注意到小角落,对面是城中派出所。

既安全,也很出人意外。

而且电视剧中女主角也喜欢跑和男主角有重要剧情的地方。

于是苏泽林打算过来碰碰运气,果然就还找到了。

见到黄盼盼放在膝盖上的那张照片,苏泽林被气笑了。

不知情的人要从她身边走过,恐怕得以为是哪个痴情少女大晚上的出来悼念英年早逝的男朋友呢。

“学长,对不起!”

小学妹的泪水一下子就涌出来了。

“我爸妈竟然那样对你,你一定会觉得未来岳父岳母是面目可憎的人吧?”

啊这……让俺怎么回答这么高难度的话呢?

“因为他们的关系,我都无颜面对学长了,真的很丢脸呢,呜呜呜呜……”

小学妹只觉心中委屈,一下又哭出来了。

苏泽林坐在她的身边:“盼盼,或许你觉得你爸妈很过分,但其实还好啦,如果站在他们的角度,我是能理解的!”

“你能理解?你不会恨他们吗?”

黄盼盼擦了擦眼泪,抬起头来问道。

苏泽林点了点头:“设身处地,如果我有一个女儿……”

“是和我生的吗?”

黄盼盼打断道。

“我只是假设而已!”

苏泽林哭笑不得。

“那能假设是和我生的吗?”

小学妹认真地道。

“行行行,假设我和你生了一个女儿!”

苏泽林无奈道:“我们就只有这一个女儿,都很疼她。然而,当她还在学校念书的时候,我们发现她喜欢上了一个男孩子,那个男孩子成绩很烂,还抽烟打架,看上去就像一个人渣,可是咱们女儿还是喜欢她,身为母亲的你,会担心吗?”

黄盼盼想了想,点头。

“那就对了,而且有一天,我们的女儿还给那个看上去很烂的男孩子转了一笔钱,这笔钱不是两百,也不是两千,而是两万!身为母亲的你,对于其他的事并不知情,会不会认为这个男孩子在骗自己女儿的感情,还想骗她的钱?身为父母,你会不会迫切想得知这件事的真相?”

黄盼盼沉默了,她明白苏泽林说的正是自己。

苏泽林继续道:“换成你爸妈的话,其实也一样。盼盼,可能你觉得我是个好人,但在很多人眼里,甚至在我自己眼里,我都不觉得自己是好人,所以你爸妈担心你,不希望你被骗了,也就没那么难理解。”

“他们确实找了我,但你父母都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他们没有骂我,更没有打我,只是约我见面,大家心平气和地坐下来,问了一些问题,误会澄清之后,就让我离开了,对了,他们甚至还请我喝了一杯不错的咖啡,说起来我爸妈都没请我喝过呢!”

苏泽林说到这里,还不忘幽了一默。

“扑哧!”

小学妹被逗乐了。

虽然她心情很糟糕,但是这位风趣的学长总是有着逗人开心的能力。

当年苏泽林在网吧吓跑那群小混混,双方刚认识的时候,他就会经常展示这种幽默,只可惜好景不长,当她一见钟情开始倒追的时候,苏泽林就不再幽默了,老是板着一张脸,敬而远之。

小学妹一直都很想念那个温暖的笑容,和那个俏皮的学长。

现在,她终于再次见到了苏泽林的这副面孔。

“盼盼,有时候,我们得懂得换 位思考问题,如果是我是那个父亲,同样的事情发生在我的女儿……”

“是我们的女儿!”

“好吧,发生在我们的女儿身上,我可能无法冷静下来和那个可恶的臭小子心平气和地讲道理,而是先把他揪出来狠狠打上一顿再说,所以,我觉得你爸妈对于这个问题已经处理得很不错了,加上他们只是关心你,所以,我为什么要恨他们呢?”

黄盼盼不说话了。

她只是在气头上,加上性子倔强,才会觉得自己爸妈不可理喻。

但是苏泽林的话,她还是能听进去的。

“行了,盼盼,早点回家吧!”

道理也说得差不多,苏泽林开始劝说。

“我不回去!”

黄盼盼撅着嘴巴。

“不然你真打算在广场过夜?先别说会不会碰上坏人,但这个地方蚊子多,对了,那里还有只蟑螂。”

苏泽林指着她身后。

小学妹就像兔子般瞬间弹起来,回过头来一看,什么都没有。

“学长,你骗我!”

黄盼盼气苦道。

“总之,你在这里是绝对睡不好的,再说明早还得报志愿呢,别到时睡眠不足眼睛昏花,一不小心涂错了格子,你可就真得回来复读了!”

苏泽林呵呵笑道。

“好吧!”

小学妹终究是被说服了。

“但我现在还不想回去,因为我饿了,回去见到他们我没胃口!”

“那行吧,我请你吃点东西!”

“我要吃绿豆冰,还有炒面!”

“OK,都可以!”

“……”

一个小时后,苏泽林踩着自行车把吃饱喝足了的黄盼盼送到丽景小区。

黄洪波和黎娟都在大门口等着。

刚才苏泽林给他们发了条信息,说是已经找到自家女儿,但得先带她去填下肚子。

黄家两老在高兴之余,也早早就出来等着了。

见到黄盼盼,他们都松了口气,堆起笑容迎上来:“盼盼……”

本来还笑容满面的黄盼盼见到两人,一张俏脸霎时板起,扭过头去。

“学长,那我就先回去了。”

“嗯,早点睡!”

和苏泽林告别后,黄盼盼不想理会自己双亲,视若无睹,径直朝着大门中走去。

这次风波之后,黄盼盼和她爸妈的关系怕是又得僵硬一段时间。

然而,混子也爱莫能助。

毕竟他只是外人,这段破裂的关系,还得他们自己修复。

尽管有点小尴尬,但是女儿愿意回家了终究是好事,他们也放下心头大石。

ddxs.com

“苏泽林,谢了。”

黄洪波感激地道。

“对不起。”

黎娟这个富婆也难得低下了高傲的头颅。

如果不是苏泽林把女儿给找回来的话,她和丈夫今晚能疯掉。

苏泽林冲着两人微微点头,便骑上自行车走了。

看着他渐渐消失的背影,黎娟心说女儿这学长好像也没那么坏呀,人品还是可以的,看来之前还真的先入为主给误会了。

这样的男生,盼盼要真认定他的话,倒也不是不能接受。

……

点击下载最好用的追书app,好多读者用这个来朗读听书!

热门推荐:神武战王 邪龙狂兵 盖世仙尊 弃少归来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绝世战魂 废少重生归来 校花的贴身高手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都市之万界至尊
相关推荐:假如能变多个我会有一个陪伴你爱情不二:陪你到生命尽头全世界都是演员我真的不想这么渣!玄幻剧本:我为天命大反派我有一剑木叶:从得到模拟器开始人在东京,有许愿机天庭值日生我真不是3D球员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