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玄幻->闭关三百年,系统激活了?->第133章 底牌,烈焰焚天!拉着洛家给自己陪葬?

第133章 底牌,烈焰焚天!拉着洛家给自己陪葬?

能够如此轻松的便解决这一场战斗。

虽然,有些出乎华奉的预料之外。

但如若仔细想一想的话,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毕竟,一方修为位于炼神三重天之境,而另外一方修为却只有炼神二重天之境。

一重天境界的差距,看似好像相差不大。

可实则,其中的差距却要比之人们想象当中的要大上许多。

“走吧......”

青石城,内城,一处除了金焰门之人,便再无他人的街道之上。

身为金焰门两大祖师之一的华奉,又看了一眼那手持灵剑,手中灵剑之上的火焰仍旧在燃烧着。

甚至,依旧是以自己的背影示人的罗辞。

华奉的嘴角不禁微微抽搐了一下。

他的这位师弟,依旧如此。

这喜欢装逼的性格一如既往啊。

“祖师,罗辞祖师他......”

华奉想要前行,直接抵达那不远处的洛家族地。

只是,他身后的金焰门现任门主武良。

以及一众金焰门的人,却没有跟在他的身后。

“罗辞他怎么了?”

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后,华奉缓缓抬起头颅,重新将视线转移到了自己那位性格一如既往,喜欢装逼的师弟身上。

只是,这不看还好,这一看......

事情就有些不得了了。

身为金焰门,两大祖师之一的罗辞,脖颈处竟出现了一道红线。

罗辞那硕大的头颅,这时也终于是缓缓朝着地面跌落。

【嘭!

!】

头颅跌落地面,有些沉闷的声音,骤然响起。

殷红且滚烫的鲜血,随着头颅的跌落,瞬间便从那断裂的脖颈之处喷溅而出。

血腥味,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弥漫。

金焰门那一众人的脸庞之上,神情也逐渐从呆滞以及愣神,转变成了现如今的难以置信,以及那弥漫而出的些许惶恐与不安之色。

罗辞,那是怎样的存在?

这可是金焰门,仅剩的两大祖师之一,其修为位于炼神三重天之境。

在金焰门里,罗辞绝对是一位很重要的顶尖战力。

虽说,罗辞的实力比不上金焰门的建立者,华奉。

可即便如此,罗辞也不应当会如此轻易的便被他人斩下头颅。

“祖师,我们......”

“我们应当如何是好?”

青石城,内城,洛家族地之外,一处街道之上。

略微有些战栗的声音,于华奉的身后逐渐响起。

“怎么办?”

华奉听见这话,神情逐渐变得严肃,逐渐变得有些凝重了起来。

眼前此人,到底是谁?

身为金焰门建立者的华奉,实力虽说要比之师弟罗辞强上许多。

但这也远远无法达到顷刻之间,便斩杀罗辞的程度。

而他眼前之人,仅仅不过是炼神二重天之境的修为,便可在顷刻之间,越级斩杀一名炼神三重天之境的修士。

此人,不简单。

绝对不简单。

“阁下,究竟是谁?”

“不知为何要拦住我金焰门之路?”

华奉望着眼前,那身着一袭白衣,白发白须,腰间还系着一柄长剑。

模样看起来,有些模糊不清。

身上的气息,似乎不是很强大,但却给他一种极度危险气息的老者。

他不禁微微眯起了双眼,低声询问道。

不过,身前之人并没有给出答案。

不仅没有给出答案,甚至还朝着他不断走来。

“阁下究竟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真要与我金焰门作对不成?”

一边说着,华奉的身上一边爆发出了一股炼神四重天之境的恐怖气息。

这股气息之恐怖,甚至足以轻微的引动天地之变化。

华奉的实力,绝对不弱。

对上炼神二重天之境的修士,他也有信心,能够在一招之内取敌人性命。

不过,有些可惜的是。

此炼神二重之境,并非是彼炼神二重天之境。

“你确定是我与你们金焰门作对,而不是你想要动我青石城洛家?”

平静且不含丝毫情感的声音,骤然于这一条街道之上响起。

“你青石城洛家?”

听见这话,华奉微微一愣。

第一时间,他有些没想明白。

这一句,你青石城洛家,究竟为何以?

只是,随着时间流逝。

随着那身着一袭白衣,白发白须,腰间还系着一柄刻印着诸多诡异纹路的长剑的老者逐渐接近。

甚至,就连那一张面孔都逐渐出现在了华奉的视线之中后。

身为金焰门仅剩下,最后的祖师,华奉的双眼之中忽然间浮现出就了一抹深深的震撼之色。

《控卫在此》

“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如今这般?”

“不应该,这不应该啊......”

见到洛九歌的面孔,再结合洛九歌之前说的那一句话。

眼前之人的身份,也就显而易见了。

青石城洛家的老祖宗,洛九歌。

只是,为何眼前的这位洛家老祖宗修为会位于炼神二重天之境?

不应该是半步炼神之境吗?

为什么,消息会差这么大?

难不成是眼前之人,隐藏了自己的修为?

想到这里,身为金焰门最后一位祖师的华奉,心里一阵冰凉,身躯都微微有些颤抖了。

当初,这位存在仅凭借着半步炼神的修为。

便可斩杀他金焰门曾经三大祖师之一的徐宏,而且还是带着异火小日金焰的徐宏。

现如今,这家伙不装了,摊牌了。

直接展示出了自己炼神二重天之境的真正修为。

瞬息之间,便斩杀了金焰门曾经三大祖师之一的罗辞。

如此情况之下,他华奉真的还有机会,将那异火小日金焰给拿回来吗?

不,现如今应该说......

身为金焰门建立者的他,身为金焰门最后一位祖师的他。

真的还有机会,从那位存在的手底下,逃出这一座城池吗?

......

洛家族地之外,街道之上。

华奉脸色有些苍白,神情越发的凝重了。

可就在他心里思绪万千之时。

他身前那身着一袭白衣的洛九歌。

其身上,竟散发出了一股足以轻易碾压他炼神四重天之境的死寂气息。

【铿锵......】

在众人纷纷沉默之时,一道长剑与剑鞘所碰撞的声音,忽然响起。

眯起双眼,望身前的洛九歌所在的方向一看。

原来,是他身前的洛九歌正在拔出腰间的那一柄颜色发紫到有些妖异的长剑。

不,准确的说,那应该是一柄魔剑。

而随着那一柄魔剑,一寸又一寸逐渐被拔出来之后。

那一股弥漫在虚空之中的死寂气息,逐渐变得越发浓郁了。

甚至,随着时间流逝,随着那一柄魔剑逐渐出鞘之后。

死寂的气息,逐渐凝结成了一团有一团黝黑的神秘物质。

并且,最让华奉的心中感到惊恐万分的是。

那一股凝结成了实质的神秘黑色物质,还在朝着他所在的方向,逐渐蔓延了过来。

那股黑色物质,仿佛能够湮灭世间一切的生灵,能够沉寂世间一切的灵魂。

其中,就包括了炼神之境的修士。

“遥想我这一声,是那般的传奇,难不成我华奉就要死在此地?”

“难不成,我华奉就要这般憋屈的死在这一座青石城之中?”

“死在一众青木道域修士的围观之下?”

“甚至于,死在那青光宗的一众修士的注视之下?”

华奉越想,心中便越是不甘。

不甘心,真的很是不甘心。

他想要反抗,他不想就这么死在这里,他不想就这么憋屈的死了。

“洛九歌,即便我要死,那我也要让你以及你的洛家,付出极为惨痛的代价......”

一阵低吼之声,于这一座城池之中响起。

那金炎门仅剩的最后一名祖师,华奉。

此刻,双目圆凳,面色血红。

浑身上下的筋脉,这时都已然纷纷暴起。

【咕噜咕噜......】

阵阵沸腾的声音,于华奉的体内响起。

白色的雾气,于华奉的头顶弥漫。

阵阵高温,从华奉的身躯扩散。

此时此刻的华奉,已然心存死志,燃烧了浑身的精血。

其身上,也爆发出了他这一生以来,最为强大,最为恐怖的气息。

这股气息之强大,甚至在极短的时间内。

与那虚空之中凝结成了实质,并且朝着他不但弥漫而来的神秘黑色物质抗衡了极短的一段时间。

不过,现实终究是残酷的。

在洛九歌修为从半步炼神之境,突破到了炼神二重天之境的时候。

此战在还未开始之时,便已然有了一个注定的结局。

那便是青石城洛家胜,金焰门败。

而且,青石城洛家还会通过这一战,踩着金焰门的尸体上位。

一举挤进这青木道域百强势力榜。

甚至,这百强势力榜排名的末尾,都可能容不下青石城洛家这一方恐怖强大且恐怖的家族势力。

......

【金焰决·烈焰焚天!

!】

一道略微有些沙哑的声音,于青石城之中骤然响起。

炙热的气息,金色的火焰。

在青石城的上空逐渐弥漫了开来。

在炙热火焰的燃烧下,虚空微微颤抖了起来。

四周的温度,逐渐在以一个极快的速度提升着。

这一招,是金焰决的最强一招。

这一招,同样也是身为金焰门最后一名祖师,华奉最后的底牌。

这一招一旦释放,便会对身体造成极为严重的负担。

后果轻微一些的,可能修为会终生无法提升分毫。

而后果若是严重一些的,可能直接跌落1-2个小境界。

并且,不仅此生无法再度突破修为,在同境界里面自己也将成为最弱的那一批。

用出这一招,那便代表着。

身为金焰门最后一名祖师的华奉,他不仅是想要击杀眼前的洛九歌,他甚至还想要拉着整个青石城洛家,一起给自己陪葬。

“侯叔,这一招的威力......”

青石城,内城,俞家拍卖行分行之中。

身为俞家现任少主的俞黎。

此刻,正默默的站在顶楼的窗户旁。

看着上方那足以焚城的金色火焰。

以及那不远处,满脸血红,浑身筋脉暴起,神情无比癫狂的金焰门最后一名祖师,华奉。

俞黎的眼神之中,不禁浮现出了一抹凝重之色。

这一招的威力,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之外了。

在这一招之下,别说是炼神五重天之境的修士了,即便是炼神六重天,乃至于七重天之境的修士。

一个不小心,都会陨落当场。

如此一来,更别说那修为不过位于炼神二重天之境的洛家老祖洛九歌。

“侯叔,您确定我们无需插手吗?”

“如若这青石城洛家被那金炎门的华奉全部抹除。”

“俞家下一任家主之位......”

“我将失去一个最强的助力。”

而对于自家少爷的这一番话,老仆人侯台依旧是默默望着前方,神情始终没有太大的变化。

金焰门那个华奉的实力,确实是有些出乎他预料之外的强大。

但青石城洛家的那位,真的会陨落在这一招之下吗?

这件事,可不见得。

“少爷,您知道洛家族地里的那位存在,什么方面最为恐怖吗?”

“什么方面?”俞黎转过头,望着身旁的老仆侯台,有些疑惑的询问道。

“剑,准确的说,是那一柄魔剑。”

“那一柄魔剑出鞘,从未有人能够生还。”

“当初,那位金焰门的徐宏如此,现如今金焰门的华奉依旧如此。”

老仆人侯台的声音,不是很大。

但却给抚平了俞黎心中的那份不安。

事情,似乎确实如同他身旁这位老仆人俞黎所言一般。

那一柄刻印着诸多诡异符箓,颜色发紫到有些妖异的魔剑仅仅是出鞘三分之一。

金焰门的那位华奉,便要以最强一招来应对。

如若,那一柄颜色发紫到有些妖异的魔剑彻底出鞘。

又或者说,洛家的那位存在,朝着前方挥出一剑。

那会是怎样的光景?

俞黎有些无法想象。

......

青石城,内城,一处酒楼之中。

身为青光宗现任宗主的斐洪,正默默的待在一处房间之内。

而他的身前,青光宗那位太上老祖袁阳。

正微眯着双眼,默默的望着远方。

“此招,难不成是金焰决中的最强底牌,烈焰焚天?”

袁阳望着眼前的那一幕。

感受着,虚空中那不断游荡着的无比狂暴且炙热的恐怖气息。

他的眼中不禁闪过了一抹惊讶之色。

由于,青光宗与金焰门是世仇。

所以身为青光宗太上老祖的袁阳,对于金焰决很是熟悉。

金焰决的底牌,烈焰焚天。

他虽然听说过,但从未体验过。

只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

他的那位老仇人,竟然会被逼到这种程度。

甚至就连这种损人不利己的招式,都不得不用出来了。

“以此来看,青石城洛家族地里的那位存在,当真是不简单啊!”

于心中这般想着,袁阳对于局势的变化,逐渐变得越发在意,越发关注了。

点击下载最好用的追书app,好多读者用这个来朗读听书!

热门推荐:万道龙皇 盖世仙尊 都市之万界至尊 绝世战魂 校花的贴身高手 弃少归来 绝品透视眼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神武战王 废少重生归来
相关推荐:镇龙廷懒是一种境界绝世青云降术通神诸天比惨群我在恐怖高校偷养僵尸万域魂尊遇见大叔请矜持全球卡牌,我加载了万能寻卡地图打爆天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