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次元->转生恶少后的魔幻日常->第一百五十四章 多事之夏

第一百五十四章 多事之夏

塔洛在书房中,绘画完了班上同学定制的最后一张塔洛牌,最后再用一缕小小的火苗灼烧了一遍,算是施加上了一种附魔,可以保证其能存在很长的时间。

仲夏节即将到来,意味着自己马上就要接受那准备已久的仪式,一切答案也即将揭晓。

在这之前,塔洛也算是完成了最初预想的一些计划,除了塔洛牌外,给班上同学们的“遗书”也都差不多跟着搞好了。

他先是伸了一个懒腰,照例打开了父母寄来的信件。

信中的内容除了日常的关怀外,还有着不少对于帝国政局信息的传达。

北方已经正式宣布独立,再不给皇室赋税,这次不像以前那种虚张声势,只是喊一嗓子要些好处,而是摆出了实打实的态度。

北方与雷穆的边境已经经历过数次小规模的摩擦,皇帝宫廷也做好了战争动员的议案,风暴随时都有可能降临。

但介于佩洛瓦和约盖尔,对北方的暧昧态度,皇帝一时之间也很难做出干脆的决定,万事犹未可知。

塔洛与艾拉教授一起发明的魔能装置,也被正式定名为了“塔洛—艾拉魔导器具”,虽说关于装置的舆论还只是在专业人士的圈子里疯传,但不少人都预言这将改变整个世界。

皇帝也特地拨给了塔尔斯家不少的研发款项,数目令人咋舌的高,但塔洛估计这恩惠不一定只是为了发明的嘉奖。

但无论如何,就如塔尔斯大公所言,塔尔斯家族注定会在数起风波中捞取难以想象的利益。

其中最让塔洛感到意外的是,教廷也联系过塔尔斯大公,希望就塔洛在日心说上的成就,给予塔洛一个荣誉主教的头衔,被大公推了回去。

这样也好,这种头衔带来的可不仅仅是荣誉。

最后提到了因为局势的紧张程度,这次的仲夏节父母没办法前来重聚了,他们花了大量的笔墨表示了对此的遗憾。

不只是他们,今年的菲朵拉也明确提出了不会再开放,不允许家长们前来,连转播都不再进行了。

让塔洛不由怀疑战争是不是其实已经打响了,只是消息还没有彻底传开。

毕竟菲朵拉中可是有着诸多势力的子嗣,一旦在大赛里发生了什么摩擦,在这种万事都有可能成为火心的情况下,确实不宜再播放出去。

塔洛想了想,提笔开始写下回信。

……

我最敬爱的父亲与母亲:

无法在仲夏节与你们重聚,我对此也无比的遗憾,最近渐热的气候可以表达我对你们渐长的思念。

我在菲朵拉中一切安好,已经彻底预习完了三年级的课程,无论文化还是实践的排名都从未落后,一直以第一名来彰显着塔尔斯的优秀,庆幸没有辜负你们对我的期待。

关于即将到来的战争,我希望塔尔斯可以保持高洁的品性,如若可以的话,届时请尽可能用我发明带来的收益,接受避难而来的群众。

尤其是一些具备各种技能的人才,请尽量给予他们比其他领地更多的优待。

关于教育上的问题,我编撰的教材已经由老管家带回,它不仅是一项很严重也很道德的事业,在未来也必将能收获难以想象的收益。

基层教育被教廷把持日久,这种情况应当从我们的马林那勒开始改变了。

还有我与班上诸多同学也都变得熟络了不少,完全改掉了往日骄纵的性格,尤其是一些对未来没有明显意向的愚者院同学,我觉得大可以招揽进我们塔尔斯。

接下来是他们的性格与学习情况……

我可以断定我们这一届将是前所未有的优秀,其中很多人都被导师挖掘出了规格外的实力与智慧,父亲可以对此多多留心……

……

塔洛在信中主要都在叙述着对家族未来发展的想法,没有掺杂多少的私人情感,他想对父母与老管家说的悄悄话,都被放在了要带给克鲁塞教授的特殊信件之中。

不过最后他还是特意提及了一句,不少贵族同学都有自己的兄弟姐妹,他也想催促父母带给自己一个弟弟。

在把这些都整理好后,他便等待着格蕾丝与温蒂尼的到来。

入学这么久,还没有好好逛过菲朵拉这个美丽的岛屿,日常不是在校区就是在万有街,他想在赴死之前好好看看这个学习一年多的地方。

不多时,房门便被敲响,门外传来了格蕾丝的呼喊。

“走吧。”塔洛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襟,打开房门后对两人说道。

“为什么突然想逛岛屿了?对你这四体不勤的人来说可真是难得。”

在走出校区的路上,格蕾丝不由疑惑的问道。

游玩这个词汇感觉无论如何都很难套在塔洛的身上,他连在运动课上跑几步都如同是在要命一般。

“我们都入校一年多了,居然连校园周遭都没有好好看过,不觉得很可惜吗?”塔洛随口回道。

“是呀,偶尔这样子放松一下心情也蛮不错的。”温蒂尼跟着说道,只是能明显看出,她的神情不像往日那般欢快。

北方与雷穆的紧张局势,让她哪怕在菲朵拉中也很难静下心来,时时刻刻担忧着家乡的前景。

而且在班上也有不少雷穆的贵族同学对她露出了不友善的目光,如果不是她与塔洛的关系一直摆在那边,估计早已开始了针对。

“嗯呢,今天我们要玩的开心一点。”格蕾丝牵住温蒂尼的小手,她也不知道如何安慰自己的闺蜜。

“会好起来的,今天好好看风景就可以了。”走出西侧的校门时,塔洛肯定的对温蒂尼说道。

北方与雷穆真正爆发战争的话,一定会极大的改变势力分布,届时佩洛瓦和约盖尔说不定会趁势而起,皇帝的掌控力的下降会是必然的发展趋势。

而且自己老爹的野心同样不会太小,帝国至此分裂都说不定。

不过这种话塔洛也不打算讲给她们,时间终将带来答案。

“嗯!”温蒂尼收拾了一下心情,展露着笑颜回道。

三人走出西侧的校门,面前是一望无际的黑色土地,远处能见到茫茫直达地平线的冰雪,黑与白连接着湛蓝的天空。

菲朵拉的迷雾不复昨日,一副快要彻底消散的景象,最开始大家还会热衷于讨论这种异象,随着时间的挪移,对此的话题也就渐熄了。

就这样徒步了快近半响,日悬高天之时,他们来到了一个巨大的蓝湖旁边。

海之蓝因为广袤,湖之蓝因为深邃,而菲朵拉的湖泊,是真真正正的蓝色,那波澜不惊的湖面,如同安静的迷梦。

在湖泊的近处还有着不少郁郁葱葱的高大树木,唯有菲朵拉能看到的,笔直的,直达天际的高树。

伴随着林中鸟儿们那清脆的鸣叫,还有拂面而来的林涛,清爽与安逸渗入几人的心扉。

塔洛直接在这花与草铺就的地面上一屁股坐下,一路走来是真的累到了。

如果同常人一般的行走也不至如此,但温蒂尼和格蕾丝走的实在太快了,完全不懂得什么叫欣赏沿途的风景。

“你的体能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差劲……”格蕾丝一边鄙夷的看着坐在地上的塔洛,一边从手环中拿出准备好的桌布和丰盛的午餐。

她考虑到了塔洛的胃口习惯,所以在这一餐中加上了不少的素食和水果。

等格蕾丝把桌布铺好,食物与餐具也都摆放好时,温蒂尼头顶着一个花环跑了过来,她手上还有两个,是在刚刚编制好的,分别亲手为塔洛和格蕾丝戴上。

塔洛看到此景,不由正了正自己的坐姿,出声提议道:“先别吃,大家来摆个姿势,我把现在画下来吧。”

他觉得当前这幅景象实在是太值得留念了。

格蕾丝与温蒂尼也都没什么异议,就这样,塔洛从手环中取出了画架、颜料还有画纸。

他倒是没有亲自跑去绘画,而是将画架摆在一边,睁开双眸,利用【纳亚之眼】的能力让颜料自动上色,画笔都省下了。

上帝视角在此时也很好的发挥出了应有的作用。

不多时,他就将完成的油画招到了手边,拿给两人观赏,连晒干这步也忽略了。

三个头戴花环的少年少女,清澈的天空,身下的花草,身旁的湖泊与树林,都被定格在了其中。

如同变魔术一般,塔洛将这份画作化为了两份,分别递给了身边的二人,她们对这幅画也颇为满意,不住地夸赞塔洛的绘画天赋。

吃饱喝足之后,塔洛直接大字躺在一旁,温蒂尼调皮的伸手来按了按他的肚子,清风吹过,微动的银发下展露出了少女真心的笑意。

而格蕾丝则是摇头微叹,自顾自的收拾起了几人在风卷残云后留下的残骸,全部打理好,才跟着躺到了塔洛的身边,呼出一口劳累的浊气。

“你们对未来有什么打算吗?除了那些对家族应尽的义务外。”

休息片刻后,格蕾丝对躺在自己身边的塔洛,还有在一边坐在地上,抱着双腿,望着蓝湖的温蒂尼问道。

“未来呀,因为我从小都没有出过王城,所以对外面的世界一直都很好奇,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要转转这个世界,去看看很多的地方。”温蒂尼思索了一些回道。

“周游世界吗?那蛮好的哎,以后我可以陪你一起呀。”格蕾丝闻言后说道。

温蒂尼对此特别的高兴,兴奋的与其谈论起自己原本预想要去的一些地方。

两人谈过一会儿,齐齐望向塔洛,想听听他的看法。

“我只想好好的生活,像常人那样。”塔洛望着天空说道:“有机会的话,希望你们别嫌弃我体能差,到时带我一个呗。”

“不会嫌弃哒。”温蒂尼开心的应声回道。

太阳逐渐西斜,三人也踏上了归途,塔洛很是偷懒的趴在了温蒂尼的背上,招来了格蕾丝的好一阵吐槽。

在快要回校时,塔洛特地要求温蒂尼去到了校外的一座巨大的木屋前,这里是克鲁塞教授的居所。

虽然校园里也有庞大的屋子供他的体型生活,但他还是喜欢居住在自己搭建的地方。

塔洛让格蕾丝与温蒂尼在外稍作等候,他独自敲开了巨大的房门。

“明天就是仲夏节了。”克鲁塞教授把塔洛迎进屋内,感慨的说道。

他明白塔洛这次过来是为了什么,也为即将到来的结局感到些许悲伤。

“该来的总会来,这一年多我过得很开心。”塔洛从手环内取出大量的信件和一本厚厚的笔记,翻看了一下没有什么短缺,便都交给了克鲁塞教授。

“印有家徽火漆的是给父母的,这些是给班上同学们的,这些是给教授们的,还有这几封,代我转交信封上附有的几个势力。”

“关于这本笔记的话,里面有着我这么久以来的诸多思考和结论,希望教授能帮忙传达出去,让尽可能多的人看到。”塔洛一一介绍着这些纸张的归属之处。

“好孩子。”克鲁塞教授神情复杂的叹了口气,最终也没有多说什么,伸出巨大的手掌轻轻拍打了几下塔洛的后背。

“十分感谢您的帮助,剩下的就拜托您了。”塔洛最后躬身,对克鲁塞教授真诚的致谢道。

《我的治愈系游戏》

“以矮人与巨人的荣耀,以我的父母宣誓,克鲁塞必将完成许下的誓言。”克鲁塞教授正色起誓。

寒暄了几句,塔洛便出门同格蕾丝与温蒂尼回往了宿舍,她们也没有问塔洛究竟去做了什么,他总是这样神神秘秘的。

等进到屋内,他先是里里外外的亲手打扫了一遍,毕竟住了这么久,多多少少有了点感情,打扫的差不多时,校长也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塔洛被校长带到了一个类似教堂一般的所在,这个教堂及其的宏大,没有神像,没有穹顶,能直直的看到天空中本该落下的太阳。

除了他外,赫丘利也严肃的伫立在一旁,见到塔洛的到来向他点了点头。

“开始吧。”

校长发声过后,塔洛的手杖应声顿地,施展出了【圣所构成】,双眼也同时睁开,眸中的命运之轮急速旋转,一根有着既定结局的命运之线被他从虚空中拉出。

校长、赫丘利和塔洛呈三角站立,他们齐齐鼓动起了自身那深不可测的力量,天空中的太阳跟着散出一圈巨大的日晕,澎湃的神力灌输到了那缥缈的丝线之中。

“温馨日常结束了。”

恢弘的钟声敲响,塔洛眸中的命运之轮蓦然静止,他低头注视着手中的命运之线,喃喃自语。

点击下载最好用的追书app,好多读者用这个来朗读听书!

热门推荐:妖孽奶爸在都市 至尊神魔 盖世仙尊 弃少归来 邪龙狂兵 绝世战魂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万道龙皇 校花的贴身高手 都市之万界至尊
相关推荐:冥王心神烙拐个冥王来试毒被猎杀的冥王孟婆的冥王大人亮剑:不装了,是我在辅佐李云龙重生后我总在被谋杀我义和在超神学院注定超神朕的大明帝国我一人一城,镇守边关三十年梦魇之家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