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都市->重生四合院,开局是八十年代->226 武侠禁令与诏安人才

226 武侠禁令与诏安人才

听了这位西装男张前进的坦白之言,曾科长倒还好,可曹志强却一阵无语。

亏他把事情想的那么严重,还以为这是个诈骗案,原来只是一个先借后还。

曹志强不是没想过,对方是在撒谎,不过听了对方进一步的陈述,觉得还是很有道理的。

最大的道理,就是划算不划算的问题。

要知道,这里可是京城,他们要算计的对象,还是一家拥有民兵组织的大型国企。

偷盗公家财产是重罪,一旦拿了货不给钱,坐实了这个罪名,那可是三年起步,而且数额越大,罪名越大,最高可以判死刑的。

相比偷盗公家财产这个罪名,投机罪反倒轻的多,哪怕情节严重的,也才三年以下。

如果张前进这伙人,是偷了这批书就跑路,不给钱,那明显是盗窃罪。

可如果张前进这伙人,偷了这批书后,先在京城偷偷卖掉,再把钱还了,那最后就算事发,也只是个投机罪,问题不大。

另外,像印刷所仓库这种单位,是要定期清点库存的,而像《江湖行》这种畅销书,怎么也得一个月清点一次。

张前进这伙人偷偷拉走四万套书,如果没有内部人帮忙转圜,这么大的亏空,很快就能被上面发现。

可如果有内部人帮忙转圜,那怎么也能支持个一周左右。

有一周的时间,李有福跟张前进这伙人,早就想办法把那三车书给散掉,并且及时拿到回款了。

只要及时把钱补上,那这就是正常的私下交易,算不上偷盗,当然更算不上诈骗。

而且有了这一遭,他们还能把沈振华那些人真正拉下水,成为同流合污的自己人,今后再偷偷搞这种事情,就更加的圆润。

还有,经过这次合作后,等李有福跟张前进有了钱,还可以继续跟沈振华合作下去。

甚至是,李有福还想过通过沈振华,去买通印刷所,让印刷所在计划外加印一部分图书,然后以更低的价格,拿这批计划外的残次品图书。

这样一来,以后印刷计划内的书,就继续走正常的新华书店等正常渠道,而计划外的书,就全都由李有福吃下,偷偷在私下渠道销售。

按照李有福的说法,这套书这么畅销,怎么也得火几个月,销售量过百万都有可能。

所以说,李有福的方案,其实是一个风险不大,且细水长流的生意,并不是偷一批书就跑的一锤子买卖。

如果不是这次出了点小意外,车队离开的时候被看大门的新人给拦住,又呼叫了保卫科,让保卫科的人给及时扣押,那这事儿一旦运作起来,说不定曹志强都要给对方点一个赞。

换言之,如果对方真的偷走这批货后,是想要先卖货后给钱,细水长流的做买卖,那曹志强反而是欢迎的。

毕竟对曹志强来讲,他是供货方,多一个出价更高的销售渠道,何乐而不为?

新华书店是不错,但新华书店要的也太狠了,直接就砍一刀,要半价。

就这,还是曹志强提前走了关系给了钱的缘故,要不然,起码得砍六成。

当然了,新华书店的分销渠道也大,而且是正规发行渠道,这点没的说。

要不是新华书店,恐怕他那套买一送一的《江湖行》,也没那么容易在短短几天之内,就变成京城纸贵的畅销书。

这里还要再说明一下,那就是此时的武侠小说问题。

其实在一九八三年,国内的新华书店,尤其是京城的新华书店,是不敢明着卖武侠小说的,因为不让卖。

说起来,早在七九年的时候,因为国内开放了武侠小说出版的禁令,港台的武侠小说蜂拥进入国内,导致国内就已经兴起过一阵武侠小说热。

那个时候,大多数武侠小说,是先弄去香江,在香江排成简体字,再运去广东,然后通过广东大量印刷,进而泛滥全国。

由于这时期的大陆人整体文化素养还不高,又经历过那十年的压抑,武侠小说一出,立刻就填补了这部分空白,导致各种武侠小说泛滥成灾,形成了全民看武侠的风潮。

就因为这样,国家出版局为了防止“武侠过热”的情况出现,防止思想混乱,在1982年4月3日的时候,就下发了一个《关于坚决制止滥印古旧小说的通知》。

通知里说:鉴于近年来侠义、言情、公案等旧小说的出版已经太多,自文到之日起,不需继续出版。

所有正在印刷的这类小说一律停印,已印好的暂时封存,听后处理。

从港、澳、台引进的所谓武侠小说、言情小说等,也照上述规定执行。

好吧,这个通知,明眼人都知道,就是禁止出版武侠小说的。

从此之后,正规出版社,就不再出版武侠小说了,而新华书店这种正规的书店,也不再明着大量售卖武侠小说,只能偷偷的卖,少量的卖。

然而,武侠小说不是一纸禁令能禁止的了的。

正规出版社不出武侠小说了,就有大量不正规的出版社偷偷出书。

正规新华书店不让卖了,就有大量的书摊开始摆摊贩卖。

甚至是,国内书摊的崛起,也跟这个通知的出现,以及武侠热的崛起有关。

甚至是,之前不禁止还好,这一禁止,老百姓想要看武侠小说的热情反而更高涨了,以至于1982年到1985年之间,国内的各种武侠小说,真正到了泛滥成灾的地步。

根据统计,在这期间,大陆每年共印刷非法武侠小说四五千套、数量更是达到3亿册左右。

这是每年的数据,而且都是非法出版物,没有任何的版权。

别的不说,这时期光“金庸”的小说,就多达一百部,卧龙生的小说更是重灾区,多达上千部。

这其中,大部分都是盗版,或者是内地人假托“金庸”等人写的跟风抄袭之做。

所以说,跟风抄袭这种事儿,早在八十年代初期,就已经很流行了。

如果有人在这时候看武侠小说,看的多了的话,就会发现很多武侠小说只是名字不一样,作者不一样,但内容可能完全一样,或者超过八成一样,最多是改了个主角名。

一直到了1985年,文化部发了一个报告,大陆武侠小说才第二次解禁,允许正规出版社重新出版武侠小说。

有了那个二次解禁,加上各种管制条例也陆续出台,这场武侠小说的盗版盛宴才正式结束,国内武侠小说也变的正规起来。

换言之,在1983年,武侠小说是不能直接在新华书店里堂而皇之的售卖的,这也是为何曹志强的那套书,要把武侠小说放在诗集里捆绑售卖。

因为曹志强卖的是《江湖行》这本诗集,定价也是诗集的定价。

至于那本《破碎虚空》,那不过是买一送一的赠品。

通过这种方式,就规避了武侠小说禁令。

之前那个赵守文,就是资深武侠小说爱好者,也因为他读的各种版本的武侠小说太多,略微了解这一行,他才提出要出版港台的武侠小说。

因为出版武侠小说,此时是真的赚钱,而且稳赚不赔。

毕竟不用给稿费,直接拿过来复制印刷就行,这还不赚啊?

只是曹志强出于长远考虑,才取消了这个建议。

毕竟自己的“原创”就很好,干嘛去抄别人的。

抄袭别人的作品非法出版,就算现在没事儿,那也是个污点,如果想做大做强,还是不要搞的好。

总之,红光出版社,是通过挂羊头卖狗肉的方式,用卖诗集送小说的方法,规避了此时的武侠小说禁令,得以让自己的武侠小说在新华书店正式上架销售,且没有销售数量限制。

但这种情况,属于钻空子,可一不可再。

如果再想来第二波买诗集送小说,恐怕就不行了。

曹志强现在还没本事改变国家的政策,所以在武侠解禁的新政策出台之前,武侠小说恐怕是不能明着卖的。

之前,曹志强还为此头疼。

他想的解决办法,是靠这套书赚到一波钱之后,就把自己的小说拿去香江出版。

至于出版社这里,则安安心心的做杂志,出唱片。

也就是说,按照曹志强原本的计划,他新写的小说,比如他正在读的《寻秦记》,以后是要直接拿去香江出版,走海外市场的,等武侠禁令解除后,再重新回归内地市场。

至于红光出版社今后的项目,就是开一个类似《知音》这样的情感类杂志社,然后再搞一个唱片公司,专门出唱片。

xiaoshuting.info

情感类的杂志,跟流行歌曲,这些东西是没有禁令的。

而且从赚钱角度来看,音乐唱片一旦爆发起来,赚钱速度比小说只快不慢。

至于杂志,一旦成为爆款,比如像《知音》那样的,那同样是个现金奶牛。

过去的曹志强层次太低,没机会深入接触那个“武侠禁令”。

但现在他有了自己的出版社,到了他这个层次,已经能够接触到“武侠禁令”这个东西了。

有了那个“通知”,也就是“武侠禁令”,曹志强这个挂羊头卖狗肉的《江湖行》,虽然正常再新华书店上架销售了,而且卖的很火,但这个火热能坚持多久,却不好说。

如果被人举报,有关部门也开始查禁,那他的这套挂羊头卖狗肉的《江湖行》,肯定就会被要求下架。

就算不用下架,至少要进行整改,比如取消那本赠品——《破碎虚空》。

可一旦没了那本《破碎虚空》,只是一本诗集,那销售热度绝对到不了这个阶段。

所以,曹志强才未雨绸缪,看到卖的火热,且出现大量二道贩子后,就想到跟这些二道贩子合作。

这样一来,哪怕以后新华书店不让卖《破碎虚空》了,他也可以通过那些二道贩子,通过地下书摊的方式,继续卖自己的《破碎虚空》。

地下书摊别看不起眼,但严格来说,市场可比新华书店广多了,对某些书来讲,出货量也远比新华书店高。

赚钱嘛,不磕碜。

反正现在国内出版界的监管方面,几乎就是没有,最多是发行方面,也就是新华书店卡的严格一点。

至于地下书摊,只要你不卖那些明着露肉的隐晦图书,那就没啥问题。

毕竟这是一个没有城管的时代啊。

本来呢,曹志强以为张前进跟李有福这些人,都是一群空手套白狼的骗子,骗了书就跑路那种。

但现在看来,对方只是想花小钱办大事儿,也没想过不还钱,那就不一样了。

如果真如张前进所说的那样,那么这个李有福,确实是一个值得合作的对象。

可不嘛,有渠道有能力,还有脑子跟胆量,这可是绝佳的背锅侠,不,合作伙伴啊。

如果能通过暗中扶持李有福,让他做大做强,成为一个地下书商,那今后的好处就大了去。

不对,不是地下书商,而是真正把他们收编诏安,成为自己的下属部门。

比如销售部?

没错,李有福有渠道有人脉,但缺的是一个身份。

如果让李有福进入自己的出版社,然后以出版社的名义,在各个大城市设立一个代销点,然后复制他在京城的批发商模式,给各个摆摊的个体户提供廉价图书跟录音带,这买卖还是可以做的。

到时候,不说自家的杂志、图书跟录音带等产品,可以有个单独可控的销售渠道,就说单纯经营这个文化产品的销售网络,这也是个大生意啊。

李有福是个体户,他无法做大,只能用个体户的名义,偷偷摸摸的搞批发。

可自己是国营单位的出版社,做这些事情完全没问题啊。

自己有名号,有产品,有关系,还有钱。

缺的是啥?缺的就是能独当一面的人才啊!

什么余德利也好,沈振华也罢,其实都不是自己想要的那种可以独当一面的人才。

要不然,也不会什么都要自己亲力亲为,且走一步看一步了。

可曹志强自己也没啥经验,也总是在犯错。

或者说,要是自己的手下真有能独当一面的人才,也不至于会被人家钻空子了。

本来曹志强还有些发愁,发愁手下缺乏一批能独当一面,或者说能理解自己想法的人才。

这倒好,缺什么来什么。

只是自己的一个疏忽,人才这不就有了?

张前进也就罢了,但那个李有福,可是真正不得了。

至少从张前进的叙述中看来,李有福是个很有脑子跟想法的人。

对方有渠道,有人脉,敢闯敢做有脑子。

关键现在对方还有把柄在自己手里。

与其抓住对方送对方坐牢,只赚那三辆进口车。

倒不如把这种人才诏安收编,让他替自己做事。

如果能够把这样的人物诏安,自己借助他的能力,让他借助自己的平台。

双方互惠互利,那可就一遇风云便化龙,从此世界大不同啊大不同。

就冲他能给各个书摊个体户供货,就说明他最少私下掌握了一个自己的销售渠道。

光是他掌握的这个渠道,就特别值钱。

自己收编了这种人,就等于把对方的销售渠道也掌握在手。

一开始,先不用铺太大,就先继续做京城的销售网络,把京城的地摊式销售网络做大。

做大到一定地步,再往天津等大城市开分公司,铺开更大的网络渠道。

做好了,甚至可以搞一支专属自己的运输队,自己运货自己销售。

咦?运输队?

想到这里,曹志强又看向旁边的曾科长。

似乎发现曹志强忽然看向自己,曾科长不明所以,反而小声问:“小曹,你干嘛看我?是不是听出他哪里撒谎了?有的话你告诉我,我去收拾他!”

“没有没有!”那个张前进连忙道,“我之前说的句句属实,没有一句谎话!”

曹志强笑了笑,重新看向张前进:“张前进,虽然我很想信你,但你现在说的,都是你的一面之词。”

“没关系!”张前进连忙道,“我,我知道李有福在哪儿,你们要不信,我可以带路,带你们立刻去抓李有福,等把他抓来了,一切就都明白了。”

“好,这可是你说的!”曹志强道。

紧接着,曹志强不再理会疯狂点头的张前进,而是扭头看向曾科长:“老曾,既然如此,就麻烦您找几个人,带上这个张前进,去把李有福抓过来吧。”

略微一顿,曹志强又问:“这个,顺便问一下,你们有权抓人么?”

曾科长呵呵一笑:“怎么没权?要说别的就算了,但这事儿跟我们厂有关,我就有权抓人!”

说到这,曾科长直接站起来:“这样,我亲自走一趟,保证把人给你抓过来。”

“那就麻烦您了。”曹志强笑了笑,“顺便呢,最好把我那手下,也就是沈振华他们一起带过来,有些事儿吧,还是当面说清楚比较好。”

“行,你就瞧好吧。”曾科长笑眯眯的道。

紧接着,曾科长拉着曹志强走到一边,在他耳边轻声道:“对了小曹,如果他说的都是真的,你那法子是不是就不能用了?要不咱还是用我的法子,起码还能弄到那三辆车,你说是不?”

曹志强也压低声音道:“老曾,先把人带来再说,我有了个新主意,一旦操作好了,那可是细水长流的生意,可比三辆车值钱多了。”

“哦?”曾科长看了看曹志强,眼珠一转,“你还有新主意?什么主意?”

曹志强继续压低声音:“现在不方便说,你先把人都带过来,然后咱们再细谈,反正保证少不了咱的好处。”

曾科长咧嘴一笑:“行,你是文化人,脑子活,我听你的。”

说到这,曾科长离开曹志强,走到还有些担惊受怕的张前进跟前,面色铁青的道:“张前进,跟我走吧,最好不要耍花招!要不然,我保证让你来个三年起步,家底掏空!”

“是是是。”张前进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保证不耍花招,一定全力配合!”

点击下载最好用的追书app,好多读者用这个来朗读听书!

热门推荐:头狼 妖孽奶爸在都市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弃少归来 校花的贴身高手 绝世战魂 废少重生归来 开挂闯异界 至尊神魔 神武战王
相关推荐:史上超级坑爹系统不死禁区惹爱成欢:我不是女配战动洪荒位面主宰神诸天从九龙拉棺开始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猎场盛世嫡女联盟:开局唢呐,送走了周姐呆妹鬼谷仙路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