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修真->半妖养仙途->第二百八十五章 藤蔓、大船

第二百八十五章 藤蔓、大船

两天后。

临江武馆的练武场上,来自各个武馆的几十名刀客、剑修正在互相切磋。

旁边,两口大锅灶正在炖肉、蒸饭。

卢通坐在台阶上,认真观察众人的一记记招式。

少馆主杜至行站在一旁,问道:“仙长,是不是有大事要发生?”

“嗯。”

“傲山城是不是守不住了?”杜至行小心问道。

他瞥了一眼,摇头道:“不知道。”

傲山城,生死难定。

奉烛宗实力不俗,广邀各宗同道前来助力又添几分实力,而且还有镇宗之宝“无夜烛”。

而雾鬼却占据了地利。

鬼穴藏在山下,想要彻底毁掉难度倍增。

孰胜孰负,很难预料。

不管结局如何,最后必定有一场恶战。

看了许久,开口喊道:“周寸!”

周寸,羡字门的门主。

卢通出面召集,众人略作思索便意识到了危机,趁机一起抱团。

场中光是各馆的馆主便不下五人。

一个瘦高的白衣刀客过来,拱手道:“仙长,有什么吩咐?”

“听说你们武馆刀剑双绝,刀法有什么玄妙?”

周寸提起长刀,几道刀光闪过,在面前写出一个“羡”字。

“玄妙全在‘羡’字之中,此字分上下,下又分左右。行刀如写字,四方无漏,变化如意。”

“教我。”

他神色平淡。

没有问能否传授,也没有问学刀的条件。

这些人既然来了,不想被撵走,只能听从号令。

周寸看了下左右,点头道:“我们找个僻静地方。”

“好。”

风刀做笔,以“羡”做刀。

写了一个时辰的“羡”字。

又改为风刀为笔画,用一记记长短不一的风刀,拼出“羡”字,再随时祭出。

短短一个下午,获益匪浅。

黄昏时。

练武场上摆出六张大桌,端上一盆盆烩菜、米饭、面饼。

卢通掰开面饼,泡入肉干、野菜、肥虫等炖成的烩菜。

杜至行坐在一旁,道:“仙长,下午去领吃的时,奉烛宗的摇星仙长想让我们去后山巡逻。”

他拿起筷子把碎面饼压入汤中。

“山脚附近?”

“对,那边死了几户家人。”

山下有鬼,去山脚巡逻有危险。

卢通摇了摇头,道:“找个借口推掉。告诉摇星,如果有需要,我们可以帮忙守城墙。”

“好。”

“铁盾、拒马桩,安排的怎么样了?”

“铁匠、炼器师全部被奉烛宗征召走了。万幸,唐门主精通炼器,已经带弟子动工。”

三刀门的门主,唐满刀。

唐满刀也坐在桌边,开口道:“五个炉子全部砌成,明天正午点火炼器。”

“好。”

他夹起一块已经泡软的面饼,放入嘴中一口咬下,一股又咸又烫的汤汁挤出。

咽下面饼。

又夹起一块肉干,正准备吃时突然停下,皱了皱眉头。

脸、肩、胸、腹、背、腿……

许多地方的血肉,开始一下又一下的撩拨。像有一只虫子在挠痒痒,可是总是挠错位置。

不疼、不痛;不上、不下。

十分难受。

卢通心头微沉。

片刻后,继续把肉干送入嘴中,一口一口地用力咬碎。

……

入夜。

祖府内灯火稀疏。

四个少爷已经烧掉、下葬,但是府内仍然笼罩着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阴森。

卢通站在雕花小楼外。

整栋小楼几乎完全陷入黑暗,只有第三层的一个窗户透出些许红光。

楼下,一个白衣身影守在门口。

他走到门口。

“祖万易呢?”

花刀推开门,侧身让开道:“请!”

卢通盯了一眼,皱眉道:“她知道我会过来?”

花刀没有回应。

他轻轻地吐了口气,抬起虎爪迈入楼内。

一阵香风袭来。

卢通摸黑走到楼梯口,朝上面走去。

虎爪上的勾爪收起,肉垫落在木梯上没有丝毫声音。

走上三楼。

长廊尽头的房间,大门敞开。

门口立着一面屏风,上面刺了一幅女仙戏龙图。

房内红光穿透屏风,把女仙、神龙、云雾,全部染成红色,看着像恶龙追杀、女鬼奔逃。

他走进房间,绕过屏风。

一眼扫过,瞬间站在原地不动。

房间正中摆了一张圆桌,桌上东西很少,只有一盏灯火、一杯酒。

卢通走到桌边,端起酒杯闻了一下。

浓香入鼻。

一瞬间,之前挠错地方的虫子,全都挠中了最痒痒的地方。

血肉中涌出一丝丝舒爽。

他眯起眼睛,又闻了一下,缓缓道:“这是什么毒?”

没有声音回应。

卢通放下酒杯,转头看向左侧。

六尺外,一张红木大床。隔着一层轻纱帷幔,可以隐约看到床上躺着一个人影。

走到床边,撩起帷幔。

祖万易闭目躺在床上,修长脖颈上几条伤痕十分明显。胸膛缓慢起伏,口鼻间发出微弱的呼吸声。

他看了几息,放下帷幔,走回桌边坐下。

一片静谧中。

时间如流水,转眼到了深夜。

“嗯~”

一声吐气轻哼。

接着,帷幔后响起一阵窸窣声。

一个人影转了两下,余光扫过桌边,翻过身子侧躺下,一手撑住脑袋。

“师兄?”

卢通缓缓睁开眼睛,道:“什么毒?”

“不是毒。”

祖万易坐起来,拉开帷幔,下床后随手披上一件白袍。

走到窗边长桌处,倒了一杯清水,一边喝水、一边端着水壶走到对面坐下。

一杯喝完,又倒了一杯。

祖万易打了个哈欠,道:“是瘾。”

“瘾?”

他端坐不动,神色也是毫无波动。

擒气宗内有十二重丹楼,只要不立即夺走性命,毒药、或者瘾,全都一样。

凭借宗门底蕴,这种威胁算不上什么。

他更好奇,祖万易到底在搞什么鬼。

祖万易大觉初醒,看起来还有一些困倦。

“血瘾。”

说完看了眼杯子里满满当当的心血,苦笑道:“这味心血是无上灵药,喝了有百益而无一害。”

“这么好的宝贝,为什么送我?”

卢通心中半信半疑。

心血的确有用。

喝了之后,两天来血肉一直微微发热,气血十分活跃,练习《八体功》也是事半功倍。

除了今晚的怪痒外,也没有其他不适。

“因为师兄帮了我大忙。”

祖万易伸手理了下散乱的长发,笑道:“不瞒师兄。自从起雾以来,师兄喝下心血,我才第一次睡上安稳觉。”

二人对视一眼。

他摇了摇头,道:“你不是那种做了亏心事会睡不觉的人。”

“不亏心,是怕。”

祖万易回忆起之前的日子,眼神中扔然浮出一些惧怕,喃喃道:

“怕城破,以后生死全由欲鬼掌控,半点不由自己。”

“怕城不破,做过的事情败露被众人围剿。”

“怕我爹,我知道瞒不过他。”

“怕我娘,担心她把事情捅出去。”

“怕奉烛宗,高来高去的仙长,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找到我。”

“也怕师兄,师兄只用了几天就盯上我,那时整夜不敢睡觉。”

说着嘴唇开始颤抖。

卢通沉默下来。

之前见面时,总觉得祖万易的故作平静下,掩藏了一些邪性、疯癫。

没想到不是邪性,而是恐惧。

恐惧,可以把人逼疯,让人生不如死。

他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心血,思索许久,一点点猜出了前后因果。

第一次见面,祖万易打算杀人栽赃。

察觉他不是普通修士,并且不在乎邪修、欲鬼之后,估计很快就变了念头。

之后,杀于速、送欲鬼、见祖明京、图谋麒麟腿、喂心血……

经过一桩桩大事小事,祖万易好似一根藤蔓,一圈又一圈地缠了上来。

如今……

再想甩脱已经不容易,最少得掉一层皮。

而且也未必舍得。

卢通一口干完心血,重重地放下酒杯。

“你倒是好算计。怕死,所以借我保命!”

“师兄莫怪!擒气宗是条大船,上了船才有活路,小妹也是逼不得已。”

擒气宗弟子的名头,是一艘保命大船。

卢通在船上。

而且只要他点头,祖万易也可以沾光,借此得一条活路:

城破了,可以跟着奉烛宗一起逃;

城不破,事情败露了,也可以保命;

至于奉烛宗、祖明京等,有擒气宗弟子挡住中间,也不能肆意出手。

火光通红,映得满屋皆红。

两人坐着桌边,像一对儿淋了鲜血的恶鬼。

卢通笑了下,道:“你就不怕上船容易,下船难?”

“上了船,谁还愿意下去。”

祖万易抿了抿嘴唇,嫣然一笑,神色中没了恐惧,多了些真正的邪性。

他咧开嘴唇,笑容得更加灿。

“很好。我这艘船可不能白上。”

“那只欲鬼可以当做船资。它本事不大,也不堪重用,杀了并无后患,师兄随时可以动手。”

“主人!”

耳边,欲鬼的声音立即响起:“主人,有用!《三通七过经》、《绿衣华裙》、《叠胎仙》……”

“嘘!”

声音立即停下。

卢通缓缓摇头,道:“本来就是我的东西,不能作数。”

祖万易低下头。

很快又抬起来,伸手拿过酒杯,凑到嘴唇前。

一条四寸长的肉舌伸出。

中央,祖万平、祖祥、祖启、祖离的性命炼成的四枚黑刺,一一跳出来。

伤口处涌出粘稠心血,顺着舌头流下,一滴滴坠入杯中。

片刻后,黑刺返回舌上。

祖万易收回舌头,把酒杯放到桌上,道:“两天一杯。可以解百毒,还能壮气血、补筋骨。”

“血瘾怎么解?”

“这么好的宝贝,师兄舍得解?”

他眼角抖了两下,取出一个盛过神女泪的玉葫芦,把心血装进去收起。

“还是不够。”

祖万易已经有了准备,继续道:“先前说过的麒麟腿,师兄再等几天,我已经着手安排。”

“哦?”

卢通十分心动。

不过略作思索后,摇头道:“得罪了孔家,我不会保你。”

祖万易嘴角勾起。

“我当然知晓。这次让别人出手,我不出面。”

“外人?”

“另一只欲鬼。祖家会被盯上,孔家当然也不例外。”

“谁?”

他心头一荡,开始考虑事后借孔家铲除这只欲鬼,顺手再拿一个大功。

祖万易嘴角仍挂着笑意,低头看向胸口。

“她不让说。”

卢通扫了一眼,瞬间心领神会。

欲鬼不让说。

欲鬼与欲鬼之间,各不相同。

有的十分耐心,从不主动干涉修士,只是用一道道法门引诱;

有的十分冲动,有丝毫的不如意便会尝试杀死修士,再寻找下一个人;

有的大奸似忠,像是前辈高人,一步步指点修行,把修士带入绝境,从此牵着鼻子走;

还有的……

祖万易的欲鬼,很像大奸似忠。

“和欲鬼打交道,最好小心之余,再多些小心。”

“谢师兄提醒,不过我们之间,和其他的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祖万易笑了下,没有解释,问道:“够了吗?”

卢通摇了下头。

化妖法术,麒麟腿。

若是真如《麒麟传》中所描述的那样,轻重由心、快慢由心,早已是绰绰有余。

xiaoshuting.info

不过占便宜的事情,从来没有够。

“不够。”

祖万易脸上的笑容敛起,牙齿咬了下嘴唇,幽声道:“我还剩一件宝贝,只是不知道师兄有没有胆量。”

他瞳孔一缩,心口“咚咚”跳了两下。

“什么宝贝?”

“师兄看不见?”

祖家,很久之前就是傲山城的大族。

自古财主爱美人。

一代代传承至今,祖家上下无论嫡系、旁支,几乎每个人都英武、秀美。

祖万易虽然身负欲鬼,多了些妖异、邪性。

不过……

邪有邪的好。

“欲鬼?”

“主人。”

“什么法门,可以解掉她的毒?”

“《五欲歌》、《六情舞》、《三通七过经》……”

“嗯?”

“没,没有。”

“那四枚黑刺,怎么挡?”

“不知,不知道。”

“废物!”

……

夜色幽冷。

风吹过树梢,发出一阵刷刷声。

卢通走出小楼。

回头看向三层,一个人影站在红色窗口,朝下方躬了躬身子。

凉风吹来,心头一净。

他看着祖万易的身影,心头涌出一股繁杂思绪。

一直以来,两人互相出手、试探、堤防、利用,最后竟然绑到了一起。

反而一起携手前来的同门师姐,却已经分道扬镳。

当真是,世事如棋难预料。

点击下载最好用的追书app,好多读者用这个来朗读听书!

热门推荐:头狼 至尊神魔 邪龙狂兵 弃少归来 妖孽奶爸在都市 万道龙皇 校花的贴身高手 绝世战魂 绝品透视眼 盖世仙尊
相关推荐:冥王养成史星际冥王从科大少年班开始的重塑人生诡案局中局建设者让我走进你心里团宠影后又惊艳全球了有爱情路过原来我是诡异之王啊全能武神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