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都市->人在东京,绝世猛龙也怕柴刀->328 畏罪潜逃

328 畏罪潜逃

本书作者其他书: 没有人比我更懂金融了 重生:我竟成了资本黑手 重生之金融霸主

日上三竿。

太阳已经照在屁股上。

长野直男爬起来随便洗漱了一番,便踩着地板到了餐厅。

丰盛的早餐已经准备好。

人参桂圆枸杞粥,搭配了水果盘,还有美味的咸蛋寿司和鱼干。

辛苦干了半天下来,早已经饥肠辘辘,此时一口气吃下去,很快就感觉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

但吃着吃着。

长野直男却想到一个问题,手里的筷子忘了再动,明显有几分走神的样子。

日上三竿。

“长野君你没事吧!是因为早餐不合口味吗?”山口太太有些小心问道,第一次跟长野佳奈子学做这种药膳,还是很紧张的呢。

长野直男露出一个严肃的神色:“不是因为这个,是刚才忽然想到美惠子你好像很有做老板娘的天分呢。”

“纳尼?”

“市场经济中,劳动者辛苦工作为资本家带来效益,资本家支付劳动者报酬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而寿命往往和劳动强度直接关联,劳动强度越高,健康受到损害,透支生命就越多,所以普遍从事高强度体力工作的人平均寿命就短。

也因此,企业在解散或者搬迁时给予补偿,是因为员工为企业奉献了一辈子,不仅仅付出了劳动,还奉献了生命。”

“......”

没头没尾的话,山口太太听得是一脸懵:“好像确实是这样,但这和老板娘天分没什么关系吧!”

“美惠子你最近越来越漂亮了,是因为我的辛苦努力对不对?”

“......”

“这就是生产劳动价值创造的效益。”

“......”

“而从中医上来说,这种事情也是非常透支生命的。”

“......”

“但做出那么辛苦的事情并且被索取了几亿费用,而美惠子你却做出这么营养丰富的早餐来让我恢复元气,难道不是想要更好的得榨取劳动价值吗?”

“......”

“所以说起来的话,你们女人真是让资本家都会落泪啊。”

山口太太目瞪口呆,等反应过来,又是笑又是气,挥着拳头已经打了过去:“讨厌啦,不可以说这么羞耻的话......”

“那你不是说我比太阳更厉害吗?”

“请不要再说了,很丢脸的......”

“......”

两人闹了起来。

长野佳奈子做完日常保健操,打着招呼,坐下一起用起了早餐。

虽然,快乐的时候可以忘掉一切琐事,但想到那么多钱在账户上没了影子,还别威胁不让去要,便有发愁起来。

“直男你说木津信用社这么大的银行,好多人都去存款呢,怎么突然就没钱了呢!”

怎么就没钱了?

这是个很有趣的问题。

路过相乐郡。

和平常一样街道仍旧喧嚣,车来车往,衣着华丽时尚的男男女女,似乎并没有受到最近各种事情的影响。

但平时没有注意,现在再看,其实很多事情早就已经可以预见。

相乐郡涵盖了三町十九村。

总计有几十万户人。

但街道两侧,各个村子里,随处可以看到一栋栋新建的一户建建筑。

这些房子空无一人,几乎看不到什么居住的痕迹,有的连外墙都没有装修,光秃秃的木板丢在那,显然已经烂尾。

而在周围的施工标注上,还可以看到木津町一些村镇地产会社的名字。

没错。

曰本确实地广人稀。

但村镇都搞起了房地产公司,地产开发到这种程度显然就是过度开发,即便没有央行的政策,崩盘也是早晚的事情罢了。

信用社资金又全砸到这些没有用处的地产上,里面还有各种贷款的弯弯绕绕,一个亿的项目搞它十个亿二十亿。

别说是七兆了,就算是七百兆也不可能顶得住啊!

只是可惜。

最后倒霉了那些储户!

京都。

曰本生命保险。

身着正装的男男女女,一一跨入大厦。

清水照颜敲开了社长办公室,将相乐互金的账目递上来,又将调查的情况说了一遍。

拿着账目和调查报告翻了翻。

和长野直男预料的一样,木津信用社的资金一大部分流入了住专金融机构,一部分则是按揭贷款,还有资质不全的不动产企业抵押贷款。

这些资金通过各个银行流出,转手了不知道多少次,根本就无法在追查下去。

钱。

没了。

至于这些资金流到了哪里,清水没说,长野直男也没问。

这种事,彼此心知肚明,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对谁都好。

但自己家人被威胁这种事,很丢脸啊!

堂堂华族继承人,三和财团核心干部,大曰本生保实权本部,女人被一帮下九流威胁,这被人知道还是刨腹自尽吧。

只是被人知道连自己的义母都放过,自己正人君子的名声可就没了呢!

清水走后。

长野直男拿起了电话。

“和酱,是我啊!忙什么呢!”

“在跟踪报道伊藤万的事情啊,暴力龙你叫这么亲热一定有什么要人家帮忙的吧?”

“真是聪明的小妖精呢,是这样,木津信用社的事情你应该知道吧,这帮家伙竟然派人威胁那些倒霉的储户,实在是太过分了。”

“木津信用社不是曰本生保的影子公司吗,这种事如果没有暴力龙你得允许,怎么可能会发生!”

啪!

长野直男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可不是嘛!

如果不是自己默许了浅岛那家伙去把事情捂住,又怎么会发生自己家被威胁的事情。

但说出自己当裁判给球迷开红牌却开到自己家,那就太丢脸了。

甩锅!

必须要甩锅。

“也不是啦,有个家伙是大藏省的空降,我不好直接说什么啦,所以......”

“哦。我明白啦...那就请暴力龙拭目以待吧!”

“那就拜托啦!”

“只是拜托可不行哦。”

“那你想要什么?”

“嗯...下次陪我去牛久看看呢,上次给了那些蟑螂满满的希望,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够不够绝望呢!”

“没问题!”

挂断电话。

长野直男笑着,拿起了桌子上的一根烟。

“反正已经乱成一团,那不妨就让这把火烧的更旺盛一点吧。”

当天。

神户电视台忽然报道了关于木津信用社相关的新闻。

并且采访了一些储户,有些人带着愤怒,诉说自己被雅库扎威胁不许去要存款的事情。

这种消息被曝光,带来的负面影响可想而知。

人群激愤,带着同为天下小韭菜的愤怒,发出了质疑的灵魂拷问。

“储蓄存款还能不给取款,也这太离谱了吧!”

“不是吧!连自己的存款都不是自己的,除了疾病和负债,还有什么是属于自己的?”

“如果银行都不能够信任,还有什么是值得信任的呢?”

“木津信用社可是全国第二大的信用社,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

“白痴,是那些人自己买了木津信用社的理财而已,跟银行有什么关系?”

“说这种话,你得良心不会痛吗?”

“听说了没有,很多木津信用社的储户都遭到了极道分子的威胁呢!”

“不是吧!在我们国家怎么可能发生这种事情!”

“是真的啊,一位客户因为在木津信用社有一亿多的存款而被威胁了。”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呢!昨天警察署还给我打电话呢,警告我不要造谣,但我明明在木津信用社的存款不被允许取出来啊!”

“......”

因为新闻的曝光,木津信用社储户取款遭拒问题被持续发酵,民间舆论和愤怒也越来越大。

加上几乎每天都有暴力事件,枪杀事件,不少人忽然发现,这个国家好像变得不一样了。

“只是一个月时间,住友竟然被枪杀了四名干部,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那些干部又不是好东西,死掉也就死掉了,但我们女生只是吃个烧烤就被非礼而侵犯还被杀掉,这世界也太可怕了吧!”

“发生这么多恶劣的事情,警视厅那些废物都在干什么呢?”

“还能干什么啊,昨天不是已经鞠躬道歉了吗?”

“只是鞠躬就可以当作没发生吗?这帮寄生虫就没有一点责任心的吗?”

“如果有责任心,那还能叫做寄生虫吗?”

“哎!怎么治安突然就变得这么差劲了,昨天意大利报纸报都在嘲笑我们曰本是被雅库扎主宰的国家呢!”

“真是可笑,乌鸦笑猪黑吗?还是请先管好他们自己的黑手党吧!”

各种各样的消息不断发酵。

民间议论纷纷的同时,也是充满了对社会的不满和愤怒。

但有趣的是住友高管被枪杀到处叫好,而木津信用社和雅库扎在枫桥月色烧烤店的事情,却全是质疑和怒骂的声音。

很显然。

屁股决定脑袋,在立场这件事上,住友输的一败涂地。

当然。

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问题的细微之处。

三丁目的酒吧。

一帮人聚在一起,举杯畅饮。

说道最近忽然变得糟糕的治安情况,有人叹口气说道:“果然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啊!”

“是啊!如果不是因为股票大跌,地产完蛋,怎么可能会发生这么多恶劣的事情。”

“真是幼稚的家伙,不会真以为只是这些原因吧?”一个醉醺醺的家伙,拿着酒杯,带着嘲笑说道。

“宇佐君说出这种话,难道是还有别的原因?”

“说了你们也不会明白的,但请了解一点,我们报社随便一条消息都要被审核无数遍,否则就会遭到警告或者停刊的处罚。就像我之前写到那些新闻,又有几个稿子能被允许刊载呢!”

宇佐带着浓浓的嘲讽,又满是自嘲说道。

“曰本是一个民主国家,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出入自由,外汇自由。但你们不会真的以为如此吧!

只有在新闻行业工作的人才知道,所谓的自由都是表现罢了!

负面新闻,那是从来不被允许的。就算是明知道爆炸案,在发出新闻的时候也是管道爆炸呢!”

“还有前段时间神户女子高跳楼的那个女生,遍体鳞伤,也是自杀呢!”

满是颓废喝着酒。

宇佐絮絮叨叨将自己这些年遇到的经历说了一遍。

在朋友们眼里正直而又开朗的青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现在的忧郁和抑郁。

因为之前有个町的女议员被町长强奸,结果是这位女议员被判刑一年六个月,原因是对町的名声带来了不好的影响,造成了坏的经济影响。

知道这件事,宇佐全程追踪报道,结果,所有的稿件和报道全部被禁止刊载。

“不是吧!”

“这个社会竟然如此黑暗吗?”

“所以才说你们这帮家伙真是幼稚的可爱啊,这还只是一个町就如此,更别说现在的新闻影响如此恶劣了,如果不是因为被允许出刊,你们以为自己能看到这些消息?”

“啊!那为什么这些消息被允许出刊了?”

“当然是因为需要你们看到啊!不会到现在你们还看不出来,各大财团已经都展开了生死对决吗?”

“......”

不得不说。

能够在传媒行业工作的人,能够穿过迷雾看透很多东西。

从央行禁止掉不动产杠杆,伊藤万事件爆发,尾上缝事件爆发,事情就变得越来越无法收拾。

到了现在,住友,劝银,三和,兴业,富士已经全部下场,而木津信用社的事又牵涉到了住专金融公司,这场角斗波及的圈子已经蔓延到了曰本整个财团和上层机构。

但长期以来的民族骄傲感,并不是每个人都如此悲观。

“储户被警察署警告,被雅库扎威胁不允许出门,发生这种事情,一定只是某些混蛋被收买掉而已。”

“发生这种事情,大藏省一定会出手的吧!”

“这些混蛋,大藏省肯定会狠狠处理这些败类的!”

“......”

战后的数十年。

大藏省的‘非护卫舰队’让这个国家从废墟上建立,成为了当今第一经济强国。

无论是丰田制造所的崛起,东芝的合并,包括索尼,松下,所有企业的崛起,都和这种非护卫舰队——宏观金融调控政策脱不开关系。

买下美国,横扫世界,全球经济第一,人均收入第一。

大和民族最优秀的民族,神话不可打破,这样的情绪充斥着大多数民众的内心。

不是所有的官僚都像建设省官员和农林省官员那样,对他们监管的企业那么随和,或是那么容易就受到自民党的压迫。

而大藏省和通产省则被认为更“负责任”,也享有更高的威望。

在这个以财团为核心,财团又是以金融机构为核心的国家,外人很难理解金融界在这个社会有着什么样的崇高地位。

之所以金融界在曰本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也都是因为大藏省的存在。

作为政坛最顶端的权力机构,大藏省除了宏观调控和金融政策,还有非正式工作就是负责保护系统,就是防止巨大人脉金字塔中的非正式关系越界,防止对政坛的弄权。

如果别的省官员看似对他们资助的利益集团过于迁就,或太容易被政客影响的话,那么这些人和大藏省官员讨论国家预算时,他们的份额就会被大藏省削减。

要想在特别要求或新项目上得到有利的对待,该部门就必须在大藏省有个总体上良好的名声,而获得良好名声的一个基本要求是给出真实的数字。

在普遍民众印象中。

大藏省的职员都是像桥本龙太郎一样充满剑道奋斗正直精神。

公正无私、努力工作、自我牺牲、一心只为公共利益着想的理想公务员。

就像一个经常说到的笑话是,大藏省预算局官员的孩子都在冬天那几个月出生——因为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里,他们几乎都见不到太太。

最近几十年大藏省官员离婚率高得离谱,就反映出这样一个事实。

而此时此刻。

如民众所期盼。

关于木津信用社的事情,大藏省银行局中小金融处、日银信贷机构局和存款保险机构三方召开了例行协调会。

“木津信用社当下的问题就是这样。”

“不良资产和呆账导致流动性枯竭,如果要挽救的话,恐怕需要动用很大一笔资金。”

“......”

代表第三方存款保险机构。

长野直男将木津信用社的事情例行公事说了一遍。

曰本生保旗下的子公司,再有曰本生保自己做第三方存款保险机构本身就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但更有趣的是这件事牵涉到了住专。

只是在座各局和各处的神色并没有什么太大变化,唯有银行信贷局局长本间忠世眼里露出一丝震撼。

因为去年年5月日银进行了大规模机构改革,改革的重要一环就是成立了信贷机构局。

信贷机构局负责金融体系稳定相关的政策规划职能,设信贷机构处和支付清算处,前者负责金融监管监督以及今天所说的宏观审慎政策,后者负责制定支付清算系统的相关政策。

青空银行行长本间忠世就是这样出任的第一任局长。

而信贷机构局刚刚成立后的1990年6月,三重野康行长就将他叫到行长室,指示他为预防可能出现的金融机构破产危机,制定央行的应对方策。

但当时股价正直反弹时间,地价还在持续上涨,经济仍处在泡沫膨胀阶段。

所以本间实在无法准确知晓三重野康当时是基于怎样的考虑做出的这一安排。

各种猜测,以及最近的事情太过繁多,再看向对面那张年轻的脸,本间心里闪过很多念头。

“发生这种事,长野君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在系统性监管上曰本生保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愿意牵头调查组,来着手调查这件事。”

“......”

正直的面孔,溢出了满腔正义的决心。

只是这样的话落在大藏省几位处长耳朵里,全是妈妈批。

原因?

住专之所以会在八十年代成立,和一个人分不开关系,那就是被誉为最强平民首相的田中角荣。

国家资源这块蛋糕以几乎预先确定好的方式被分割了,这种方式是为了确保政治和平,需要自民党客户和三井以及住友等财团进行定期支出。

系统内这一常规操作的僵化意味着,对大藏省的官员来说,赤字性开支是一场挥之不去的噩梦。

大藏省的官员毫无例外地以“财政保守派”而为人所知;而他们的“保守”是有充分理由的。

因为一旦某个趋势在日本被发动起来就很难停止,更别说反转了。

让政治经济得以运行的非正式关系,无法说服其中的主要参与者放弃眼前得到的好处。

cxzww.com

任何限制越轨行为的重要规定都不会被承认,诉诸国家利益也不管用。

但从田中上任后,强势侵蚀大藏省的权利,甚至把央行搞出来一个人事互赠制度,导致大藏省空降被架空,央行谋反之心加剧,甚至为央行今天脱离大藏省的监管埋下了巨大的机会。

“破除财政僵局”运动,就是为了将大藏省预算局建成最强政治实体而进行努力。

因为每一个省通常都会在其他省中有一个主要对手。

对于建设省来说,那是运输省,后者对道路有着管辖要求,而且它想从汽油税中分成。

对大藏省来说,这个最大的对手就是邮政省。

邮政省运营着邮政储蓄系统这一最大的金融机构,全球最强,规模最大的储蓄银行,让邮政储蓄系统设置较高利率的权力。

而且对用假名开设多个储蓄账户来避税的做法邮政省视而不见,因此它获得了影响力,却也让大藏省的基本盘税务局遭遇惨重损失。

更糟糕的是,邮政省和央行串通一气,对抗大藏省的空降。

所以大藏省对邮政省的恨意可谓入骨,也就在这种背景下,住专应运而生,大藏省秘书处主任每年会为退休的官员安排 20 多个高级职位。

现在,木津信用社流动性陷入枯竭,矛头直指住专,长野直男这家伙却一副愧疚的模样说自己愿意带头彻查。

自己查自己吗?!

“长野君请不用自责,说到责任,这件事金融局才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这个...黑石君就不用帮长野开脱了,子公司发生这种事情,在人事管理上的责任长野可不推卸。”

“长野君的责任心让人钦佩,但你接受关西分部时间还短,所以......都是土屋那家伙应该付全部责任。”

场面非常诡异。

大家都是一副责任心很重的样子,抢着背锅。

只是大藏省几名处长在交换眼神的时候却带着嫌弃。

这小子,果然和传闻中一样的无耻啊!

不亏是中村家杀出来的怪物庶子!

挣来争取。

最后。

数十辆大巴车,浩浩荡荡开进了京都。

以银行计划局、信贷机构局、营业局、稽核局组成的团队,足足几百人,统一的黑西装,黑领带,黑皮包,入驻了木津信用社。

庞大的队伍,让目睹的民众和记者都议论纷纷。

无数人带着期待。

大藏省各局派出这么多人,那些潜藏在树皮下的寄生虫一定会被狠狠教训一顿吧!

果然。

大藏省不负众望。

联合调查部门很快就查出来了木津信用社的问题。

“木津信用社社长谷腾千一在担任社长期间,通过非法洗钱手段,转移了大量非法资产。”

“并且勾结木津町町长南繁源,长期和暴力团合作,收取黑金。”

“而早在1980年,谷腾千一就已经移民巴西。”

“......”

朝日新闻。

“木津信用社社长谷腾千一畏罪潜逃,入关局已经联系巴西警方......”

“......”

点击下载最好用的追书app,好多读者用这个来朗读听书!

热门推荐:废少重生归来 至尊神魔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神武战王 头狼 都市之万界至尊 开挂闯异界 邪龙狂兵 绝品透视眼 弃少归来
相关推荐:凉城客栈一品客栈蜉蝣客栈暗黑狂法西游之水灵大圣探花猛龙祸乱诸天从指环王开始嫁给不孕不育的帝尊后,我子孙满堂三国之壮丽河山封神:我纣王赶尸,被女娲曝光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