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穿越->穿越三国:这个阿斗不用扶->第426章:艰难抉择

第426章:艰难抉择

大汉兴汉十四年(公元253年)六月六日。

洛阳城,东、北、西三门。

每座城门外,都有七八万汉军已经摆开阵势,无数的旌旗随风飘扬,在队伍的最前面,整齐摆放着二十门汉王炮。

汉王炮距离洛阳城门,都只有不到六百步。

每一门汉王炮的旁边,站着几名炮兵,在他们的旁边,则是整齐堆放着数箱特制炮弹。

他们就等着一声令下,他们就会将这些炮弹,全部射向不远处的曹魏国都洛阳城。

除了东北西三门,在洛阳城南门,汉军集结了十余万马步军,汉王炮更是多达五十余门,炮弹三千余发。

炮兵后面,是汉军的中军。

正中间一辆特制马车上,坐着一位满头银发的老者,他十分悠闲的挥动着羽扇,此人便是大汉丞相诸葛亮。

诸葛亮今天的心情非常愉悦,而且还有些激动。

只见他微微看向天空,心中默默念叨着...先帝啊,您一生未完成的心愿,今日我们就要替您完成。

...

亮依然记得,那是建安十二年(公元207年)的夏天,您与关张二位将军三顾臣之茅庐,随后亮便追随先帝南征北战。

弃新野、走夏口、联合东吴发动赤壁之战。

入益州,战汉中,终于达成了三足鼎立之势。

而后夷陵之败,永安托孤。

想到这里,诸葛亮不由得有些伤感起来,这几十年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幸好天子贤明,大汉才能不断崛起。

今天——

大汉兴汉十四年(公元253年)六月六日。

大汉集结近四十万大军,陈兵曹魏国都洛阳城下。

还有百余门先进的汉王炮。

复兴汉室,天下一统,就在今日。

在诸葛亮的右侧,一位年轻的战将,威风凛凛,他是大汉皇长子秦王刘谭。

刘谭十五六岁时,就跟随父皇征伐西域,后又南征东吴,十余年间,刘谭参与过的战斗,已经多达百余场。

而今天,是他最兴奋的一天。

灭魏——

灭魏!

刘谭做梦都想要随同父皇领着大军,杀奔洛阳而来。

今天,他梦想成真了。

在刘谭与诸葛亮的中间,一位骑着汗血宝马,身着黄金战甲的中年男人,他看向前方的洛阳城。

‘三国,三国,三国终将归汉!’

突然——

中年男人淡淡的道:“相父,传令吧!”

诸葛亮闻声应诺:“老臣领旨!”

没错,这位中年男人,正式大汉天子——刘禅。

随后诸葛亮看向身旁另一侧的费祎,费祎很聪明,他知道丞相的意思,早在今日出阵之前,诸葛亮就与他交代过了。

费祎轻轻一挥马鞭,旋即冲出战阵,直奔洛阳城门而去。

洛阳城头。

“丞相!”

一个中年战将,弱弱的道:“是否攻击?”

他们看到了汉军阵中,有一骑,正奔城门而来。

“不可妄动!”陈泰道:“汉军并未发动进攻,此人必然是来谈条件的,切先听听他说些什么。”

“诺!”

中年将领应了一声。

此时的洛阳南门城头,早就严阵以待,三弓床弩、霹雳炮、火箭炮已经准备就绪,随时等着向城外射击。

城墙跺口,弓箭手们的弓箭已经满弦。

费祎越走越近,近得都能看清那一支支锋利的箭头,但是他却没有一丝胆怯。

一百步。

八十步。

五十步。

三十步。

...

不多时,费祎策马来到护城河边。

洛阳是曹魏的国都,相比其他城池,洛阳的护城河要宽不少,约莫五十余步左右。

费祎在护城河边停下,然后抬头看向城头。

“城上的魏军听着!”

“我乃大汉御史中丞费祎;”费祎高声喊道:“今奉大汉皇帝陛下的旨意,特来告知尔等。”

等等——

费祎这话刚落,城上的陈泰与一众魏军将领,都是一愣。

大汉皇帝陛下?

难道汉朝已经换皇帝了吗?

费祎可没有管他们,继续喊道:“速速去通知曹芳,限他在一炷香内开城投降;”说着,费祎稍微顿了顿,然后突然抬起一只手,然后继续高喝道:“如敢负隅顽抗,这就是下场。”

轰!

费祎话音刚落,陈泰身后高大的箭楼,立时发出一声剧烈的爆炸声。

一枚汉王炮准确无误的击中箭楼房顶,将房顶炸出一个大洞。

陈泰等人听闻过汉王炮。

但是这一声剧烈的爆炸声,还是吓得一众魏军将领,本能的就往墙垛下躲避。

只是——

这一声爆炸声过后,汉军并未再次攻击,却又一次响起费祎的声音,他道:“这只是一道开胃菜,一炷香之后,若曹芳还未开城投降,我军将炮轰洛阳城。”

尼玛...所有人都震惊了。

上一次发最后通牒,还给了三天时间。

这次倒好,只给一炷香的时间。

陈泰只感觉后背发凉,额头也是冷汗直冒。

“丞相!”

“现在该怎么办?”

周边将领,集体问道。

汉军今日看样子是要动真格的了,四座城门外,都准备了汉王炮,若是汉军从四个方向同时炮轰洛阳。

后果非常严重。

“尔等坚守城池!”陈泰道:“汉军未发动进攻之前,尔等决不可主动攻击汉军。”

“若是汉军开始攻击了呢?”一个中年将领问道。

“那就誓死守卫洛阳城!”旁边的典军将军钟会,抢在陈泰之前说道:“人在城在,城毁人亡!”

钟会话音刚落,陈泰点头道:“本相不在,尔等就以钟将军号令行事!”

“诺!”众将闻声应诺。

“士季!”陈泰临走之前,紧紧的握着钟会的手,道:“南门,本相就交给将军了。”

“诺!”钟会躬身道:“末将定不辱使命。”

一炷香的时间很短,陈泰也不敢在城头耽搁,交代完就急匆匆的直奔洛阳皇宫而去。

洛阳皇宫——

御书房。

曹芳已经急得如同热锅里的蚂蚁,刚才的几声炮响,他是听得非常清楚。

难道汉军已经开始进攻了吗?

只是...四声炮响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就在曹芳心急如焚的时候,陈泰从外面进来,也不再等候宦官去通报,他刚一进屋,就向曹芳躬身道:“陛下!”

“丞相,情况如何了?”曹芳焦急的问道。

“汉军...”陈泰眉头紧皱,叹息道:“汉军已经下了最后通牒,限陛下一炷香内,开城投降。”

“否则...”

“否则!”

“否则,他们就要炮轰洛阳城。”

听完这句话,曹芳嘭的一声,瘫坐在地上。

“陛下!”陈泰蹲下身子,想要扶起曹芳,可是曹芳已经浑身瘫软,汉王炮的威力如何,他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是刚才那几声巨响,他是能够感觉得到。

这东西,威力很大。

“陛下!”

“快拿个主意吧!”

陈泰现在也很着急,汉王炮的威力,他是已经见识过了。

“丞相!”曹芳问:“我军能挡否?”

陈泰肯定的摇了摇头,道:“刚才汉军向南门楼发射了一枚炮弹,南门房顶已经被炸烂。”

“丞相意欲让朕投降?”曹芳又问。

陈泰依然摇头,他道:“东北角有一道小门,陛下可立即从此门逃离洛阳,陛下走后,老臣拼死与汉军厮杀,为陛下争取逃亡的时间。”

当初其他文官劝谏曹芳迁都,陈泰是反对的。

但是这一刻,他却希望曹芳赶紧逃走。

此前他是不知道汉王炮的威力,还有就是,他并不觉得,汉军会大举进攻洛阳,即使进攻,天子在洛阳坐镇,十三万魏军定能挡住汉军。

只是这一刻,他没有了这个底气。

汉王炮射程一千五百步。

如今汉军的炮兵,距离城头不到六百步,这就说明汉军的汉王炮可不只是要攻击城楼,一旦开战,恐怕汉军真的会直接攻击洛阳城。

逃——

曹芳闻言,不由得想笑。

一个月前,有很多文臣,其中还包括他的亲爹济南王曹楷,都劝他暂时离开洛阳,避避汉军的锋芒。

可是,他拒绝了。

因为他是大魏的天子。

作为一个国家的君主,怎么能够率先逃跑呢?

可是现在,当初支持他坚守洛阳的陈泰,也让他从小门逃跑。

只是,现在又能逃到那里去?

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大魏一直在忙着散播谣言,想要使汉军自乱,如此不用打,汉军可能就退了。

很可惜。

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汉军并未自乱,反而是一路势如破竹,大魏现在也就剩下洛阳一城一地,其余州郡或是被汉军攻占,或是主动投降了汉军。

“朕往哪里逃?”曹芳长叹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

“陛下!”陈泰急忙说道:“逃到哪里算哪里,只要离开洛阳就行,只要陛下还在,我大魏就还有重新复国的希望。”

“陛下,快走吧!”陈泰催促道。

“罢了...罢了...”曹芳摆了摆手,仰天长叹一声说道:“降了吧,投降受辱也只有朕一人,洛阳城的军民,却可免生灵涂炭。”

《吞噬星空之签到成神》

“陛下!”陈泰继续劝阻道:“陛下不可降。”

“陛下不可降!”

曹芳摆了摆手,道:“朕是皇帝,那孙权也是皇帝,既然孙权都能够开城投降,朕也亦然。”

做出这个决定,是非常的艰难的。

但是曹芳现在也没有了别的选择。

逃跑——

或许可以,因为这一个多月,他早就知道,汉军并未将洛阳围死,留下了东北角的一道小门。

可是——

他不想走,因为他相信,即使他逃出了洛阳,用不了多久依然会被汉军抓获,到时候依然是死。

“陛下!”陈泰说着,突然哭泣起来。

大魏立国数十年,他们陈家两代侍奉大魏。

可是今日,大魏就要亡国了。

“没用的东西!”

突然殿外出来一声怒吼,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惊得曹芳与陈泰都是一愣,等他俩回头看向殿外。

“儿臣拜见母后!”

来人是大魏皇太后郭女王,曹芳原地向郭太后微微行礼:“母后赎罪,是儿臣无能,弄丢了大魏的江山。”

“皇帝!”郭太后沉声道:“汝真的想好了,要去向汉军投降?”

“是!母后!”曹芳道:“儿臣想明白了,儿臣一人受辱,或可让洛阳百姓,免遭杀戮。”

郭太后也是楞了一下,旋即道:“皇帝,汝是大魏的皇帝,我洛阳尚有十三万大军,还有坚固的城防,汝怎可轻易将祖宗打下的江山拱手让人?”

“母后!”曹芳道:“非是儿臣想要如此...那汉军的炮火实在太过于强大,若是坚持不降,等到汉军炮火轰击,我洛阳的十三万大军,还有近三十万百姓,怕是都将要遭到灭顶之灾。”

闻言,郭太后也是沉默了。

诛杀司马氏之后,皇帝就如同转了性子,若是有一丝机会,他定然是不会选择投降。

但是,郭太后身为大魏皇太后。

她不甘。

她不舍。

大魏至太祖建立基业,文帝受献帝禅让建立大魏,历时已经三十三年,算上燕王曹宇的短暂时期,大魏已经历四帝。

就这么没了吗?

就在郭太后愣神间,曹芳命令宦官,取来玉玺,然后与丞相陈泰一起,缓步走出了御书房。

洛阳城外。

刘禅看着城楼,淡淡一笑,然后问刘谭:“谭儿,汝以为,曹芳今日可愿投降乎?”

刘谭顿了一下,笑着说道:“父皇,不管曹芳是否投降,今日曹魏必亡。”

“他若不投降,一会儿就炸平了这洛阳城。”

“哈哈哈!”刘禅闻言笑了几声,旋即摇了摇头,道:“父皇若是想要强取洛阳,又怎会等到今日,早就炸平了洛阳城。”

“记住父皇的话——”刘禅道:“战争,永远是残酷的,受伤害的永远也是老百姓。”

“诺!”刘谭应了一声,道:“儿臣谨记!”

“得民心者得天下!”刘禅补充道:“这个道理,在任何时代任何环境,都是至理名言。”

“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绝不可轻易发动战争。”

“若是能不动刀枪,就能完成天下一统;”刘禅又道:“父皇宁愿一场战争都不要爆发。”

刘禅说的是心里话,他是真的不愿意看到战争,他也不是一个好战的君主。

战争实在是太过于残酷了。

这几十年来,大汉打了太多的战争,但这都是为了让天下早日归于一统。

因为,只有天下一统,才有可能减少战争,甚至杜绝战争。

......

......

点击下载最好用的追书app,好多读者用这个来朗读听书!

热门推荐:至尊神魔 开挂闯异界 头狼 妖孽奶爸在都市 校花的贴身高手 都市之万界至尊 盖世仙尊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邪龙狂兵 神武战王
相关推荐:极品对手洪荒宅仙洪荒宅仙人绝色总裁是我老婆我的绝色女总裁亚兰特的信条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年永恒信条华娱之二代崛起美漫世界中的最强装备供应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