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穿越->神话三国:我的词条无限提升->第四百七十五章 这妹子是个人才

第四百七十五章 这妹子是个人才

“魔物……恐怕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啊。”

秦羽斟酌片刻,还是模棱两可的说道。

来到这种陌生的环境之下,他自然不会随意相信任何人。

就算是现如今牧凝冰对他表现出了很不错的善意。

他也不会轻易松口,让人知道自己的底细。

说起魔物,牧凝冰的神色看起来也有些肃然起来。

她应道:“这是自然。”

“白玉楼此次开放白玉秘境,而且这其中又有秦师兄以及白渊这等天骄,想来他们安排的手段肯定要超出常人想象。”

“这其中必然有不少魔物应该是留给你们的。”

秦羽颔首,轻叹一声:“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经过几句话的试探之后。

秦羽的心也是越发的沉了下去。

这地方果然是已经超出了他此前的预计了。

看样子,很有可能都已经超出了大荒州的范围。

魔物和妖魔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秦羽相信。

在大荒州这种妖魔和人族对立的地方,应该不至于连一个统一的名称也做不到。

也就是说。

这里称呼的魔物,可能根本就是秦羽此前并没有接触过的一种东西。

而倘若这里已经不是大荒州的话。

那这地方又会在哪里?

如果真是跟自己想象中的仙界一样的话。

那岂不是说。

他要是没办法在司命道果的辅助之下尽快提升实力。

恐怕这辈子都别想再回到大荒州了?

虽然大荒州对他来说也是一个陌生的地方。

但至少在那边还有属于他的根基。

在那边还有不少认识的人,也不会有这种陌生环境之下的凶险。

现在连悬空城都没有的话。

那还真是一切都得要靠他自己了。

秦羽一边想着,一边朝着那巨峰的方向行去。

牧凝冰看起来对于他的兴趣来的相当的大。

在秦羽模棱两可的糊弄之下,竟然也没有选择直接踏虹而去。

而是与秦羽两人结伴而行。

秦羽走的不快。

这一路上,大多数时间都是牧凝冰在说,秦羽只是偶尔提出一点小小的问题。

他确实没有想到,牧凝冰竟然还是这么一个健谈的人。

从牧凝冰的口中,秦羽自然也是收获良多。

虽然到现在关于白玉楼的事情他还不敢多问,生怕被看出来什么破绽。

但至少他也已经知道了这白玉秘境之中,自己要面对的事情到底是什么了。

正如同之前他听到的那缥缈的声音中的内容。

在这白玉秘境内,并不是单纯的只会以实力为尊。

他要做的就是将自己最擅长的事情做到最好。

之后白玉楼自然会有属于他们的评定机制。

在这个过程中,不管你做了什么事情,都会有相应的收益。

换言之,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秦羽对于这种方式确实感到十分的新鲜。

面对魔物,竟然还能用不同的方式,只用将自己最擅长的事情做到最好就行。

这还真是全方面的吸纳人才啊!

“那我到底擅长做什么呢?”

秦羽心中暗自思量。

一旁的牧凝冰越说越是起劲。

正还在喋喋不休的跟秦羽说她此前练功时候的一些经历。

不少她曾经见过的魔物也在她的阐述中,让秦羽得到了更多的信息。

秦羽有些讶异的看了眼牧凝冰,然后便将眼中的波动立刻抹平。

“这妹子是个人才。”

“以后要是有机会的话,还是想办法跟她打好关系吧。”

秦羽心中暗道。

从那白玉平台上走下来之后。

秦羽和牧凝冰两人便站在了一处延伸到平台之外,悬空而建的玉台之上。

走到这里,秦羽才赫然发现,原来之前那白玉平台根本就不是平坦的地面。

而是一片被人削平了的山顶。

此时玉台之外,赫然便是不知多深的绝壁。

脚下烟霭袅袅。

若是将这碧玉换成透明的玻璃。

秦羽感觉这地方至少也得来个五A。

“秦师兄,那我就先走了,日后若有机会再见,还望秦师兄能带带我呀。”

牧凝冰确实不像是她名字起的那样冰冷,反倒更像是一个自来熟的江湖儿女。

秦羽也很喜欢她这样的性格,便笑呵呵的应道:“这是自然,日后若是有什么能帮的上的,你尽管开口,只要是力所能及,我自然不会推辞。”

牧凝冰眼睛一亮,道:“那我可就先多谢秦师兄了,我们战场上再见!”

说罢,牧凝冰朝着秦羽微微一笑,便将那片白色羽毛握在手中。

伴随着一道白光从她掌心之中渐渐萌生。

她的身影便飞快的从秦羽身边消失的无影无踪。

“战场上再见?”

“妹子,你可能误会了什么东西啊……”

“就我现在的实力,打死我都不会去上战场的,怎么说都不会去的!”

“魔物光听起来就要比妖魔凶狠多了,再加上这里如果不是大荒州,还同样要面对魔物威胁的话。”

“那就只能说明,这个地方所需要面对的魔物,肯定要比妖魔的实力强大很多。”

“我现在冲上去不是找死?”

“更何况,对我而言,最擅长的东西可不是打架啊。”

秦羽学着牧凝冰那样,将之前的那片白色羽毛放在手中。

心念一动。

他的意识好像一下子就被拽到了一片白色的空间之中。

那空间内正有几扇充满沧桑感的巨大石门。

其中一座石门上满是刀兵留下来的痕迹,血与火让那石门看起来隐隐泛着一种说不出的凶戾。

毫无疑问,这扇石门之后连通的便是战场了。

秦羽立刻将目光落在别的石门之上。

有些石门上绘制丹鼎,有些石门上刻画鸟兽,有些石门上带着复杂至极的线条,还有些石门上刻画着火焰的纹路。

等看了一圈之后,秦羽才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寻找的目标。

虽然他的技能也算是比较齐全了。

但真要说有什么东西是他最擅长的话。

那毫无疑问就还要是种田了。

相较而言,那扇代表种田的大门虽然显得略微有点破旧。

但有就行。

就算没有词条的金手指。

可他此前早就已经积累下来的那些技能还在身上呢。

别的不说,就光是一个神农地书带来的强力加成效果。

也足够让秦羽在种田这个项目上对其他人产生吊打的效果。

挑选种田也有第二个好处。

秦羽此行过来本身就不是来出风头的。

他只想要安安稳稳的先从这白玉秘境之中混出去。

种田这种事情在他们眼中既然看起来像是一件根本不怎么受人待见的事情的话。

那对他来说反倒是再好不过。

“就决定是你了!”

秦羽心念一动,顿时那扇其上雕琢刻画着一些禾苗与太阳的大门便被缓缓推开。

……

“白玉楼竟然会选在这个时候来招收新的门徒,距离上次白玉大典,已经过去了三百余年了吧?”

“是啊,转眼之间这就已经过去了三百多年了,我还记得三百年前那次白玉大典召开时的盛景,只可惜,以后恐怕是再也见不到喽。”

一尊通体由白玉打造而成的八角高楼竖立在虚空之中。

大楼的根基与顶端都被缭绕的云雾尽数遮掩,只露出了整个楼体的一部分。

仅仅只是露在外面的这一小部分,也让人感觉到了一种无法言说的宏大气象。

更为神奇的是,不管从什么方向上去看,能够看到的都是相同的场景。

这白玉楼就像是占据了这片天地,镇压了一切规则。

酒楼之中,人声鼎沸。

往来众人,交谈之中无不是关于白玉楼的种种传闻。

一位靠窗而坐的老者远远的看着白玉楼,感慨了一声。

“前辈,三百年前的那次白玉大典,你难道亲眼见过吗?能否为我们细说一二?”

一个身着华服的少年显然是听到了这老者此前的感慨,不由心生好奇。

他招了招手,便有人又给那老者送去了一壶“万里香”。

老者朝少年拱了拱手:“既然公子你对此事有兴趣,那老夫便说上一些吧。”

“不过这些事情在当年都算不上什么隐秘,只是三百载时光,那不算隐秘的事情,也都已经尽数被尘封起来,实在是……”

老者轻叹一声,不过很快就收拾情绪,眼中带着一抹追忆的神色道:“三百年前的白玉楼,那可是真正了不起的一方势力啊……”

“二十年招收一次门徒,每一次招收门徒的时候,都必然会成为整个仙界的一大盛况。”

“九州之中,无数青年才俊为了一个进入白玉楼的名额争抢不休。”

“如此激烈的竞争之下,造就的便是白玉楼越来越强横的实力。”

“三百年前召开的那次白玉大典,才是白玉楼真正的鼎盛之时。”

“那个时候鱼龙榜前十的俊杰来了九个,此前不知名的强者,更是在白玉大典上以绝强的实力证明己身,成就那一次白玉十三子的美名。”

“那十三人,若是放在外面,说句不好听的,便是现如今那些宗门的掌门,也就跟他们不相伯仲了。”

“毕竟,如今的掌门之中,可是有着当年没有竞争过他们的人啊。”

“嘶……”

众人闻言,不由皆瞪大双眼,倒吸一口凉气。

虽然这老头并没有指名道姓到底是谁。

但区区三百年前的事情,要是有心打听一下,自然能打听的出来。

这属于是一个宗门掌门的黑历史了。

敢说这种话的人,如果不是有绝对的把握,这就是在找死。

老头对于周遭众人的反应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他就像是已经彻底陷入到了自己的回忆之中。

喝了一杯酒,润了润嗓子之后,便继续开口道:“只可惜,三百年前白玉楼遭逢剧变。”

“一夜之间,白玉楼彻底消失在世人眼中。”

“再没有人能知道他们的消息。”

“此后传言种种,有说白玉楼是被仇家覆灭,有说白玉楼是因为被纠缠进了一桩极为麻烦的恩怨之中。”

“到最后也没有确定的消息传出来,暗中似乎也有人想要将白玉楼存在的消息按压下来,结果就成了现在这样。”

“才不过三百年,世人就已经几乎将白玉楼彻底遗忘。”

“此次白玉楼重现,白羽令再现人间,也不知道这背后到底又有什么复杂的内情。”

“兴许就是因此,敢与抢夺白羽令,加入白玉楼的年轻俊杰之中,也就只有白渊一人而已。”

此前送了一壶酒给那老者的青年又命人送去一壶美酒。

他更感兴趣的问道:“前辈既然知晓这么多隐秘之事,那不知道前辈对于白玉楼这三百年的隐匿又是怎么样的看法?”

“此次加入白玉楼的那些人,当真还能在这白玉楼中获得足够大的好处吗?”

老头看了那青年一眼,摇了摇头,脸上似乎有些疲惫:“如今说这些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逆天邪神》

“消失了三百年的白玉楼已经不再是曾经的白玉楼,他们没有能力,也没有意愿再去争抢这属于宗门的头把交椅。”

“不过想要从白玉楼中获得好处,这种事情倒是没有什么好说的。”

“白玉楼的底蕴,绝对不是常人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能够屹立仙界数万年时间,白玉楼……”

老头没有继续再说下去。

那青年忍不住又问道:“按前辈你这样说法,白玉楼内应该有强者无数了?”

“以他们的底蕴,恐怕就算是对抗那些魔物都是手拿把攥吧?我等若是还有机会,加入那白玉楼中,岂不是能学到更为强横的杀伐之术?”

众人眼睛一亮。

杀伐之术没有人是不在意的。

一门强大的杀伐之术,足够让他们的杀伤力瞬间提升好几个档次。

这才是在这种魔物肆虐之时能够安身立命的本事啊。

老者闻言却只是呵呵一笑,浑浊的双眼再次看向白玉楼。

那所谓的杀伐之术对他来说就像是根本没有半点吸引力。

众人等了半晌之后,老者才终于开口。

“三百年前,白玉楼真正强横的传承,根本就不是什么杀伐之术。”

“他们安身立命的根本,只在此盘之中。”

老者敲了敲他面前的菜盘。

筷子敲落,发出一道清脆的响声。

众人的目光都被那声音吸引到了老者面前的菜盘上。

等到他们将目光从菜盘上收回来之后。

这才赫然发现,原本还坐在原地的老者,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一下顿时就让酒馆众人炸开了锅。

就算是反应的再怎么慢的人,也都知道,他们这是遇到了一个真正拥有恐怖实力的前辈大能了。

一下子原本还留在酒店之中听热闹的人一下子就溜了一半。

没过多久之后,关于这白玉楼的传言,便在城中飞快的传了起来。

……

“现在的问题是,秦羽到底去了哪里?”

九黎山中。

刘邦等人一个个尽皆露出困惑至极的神色。

明明之前这神禁之地的争夺都已经彻底的终结掉了。

偌大的神禁之地中也恢复了彻底的安定。

可就在他们准备庆祝的时候。

秦羽却被一道金光给携裹的无影无踪。

这直接就让刘邦等人彻底傻眼。

“从目前的规则来看,这神禁之地已然成为了秦羽的囊中之物。”

“除了他以外,再没有什么人能够操控的了这神禁之地中的一切。”

刘邦施展的遁光镜中。

神禁之地中的万事万物都已经彻底陷入到了停滞之中。

原本还在神禁之地中的那些人,在争夺结束之后便被传送回到人间。

原本他们所建立的城池,招募的英灵,此时也已经随风消散。

如果要说有什么东西留下来的话。

那就只有悬空城了。

这是唯一留在神禁之地中的城池。

悬空城中的一切还保持着原本的模样。

“说说看吧,这神禁之地中的规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邦将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北武妖君身上。

尽管北武妖君身后还有上百万之众的妖魔。

可在刘邦等人面前,这一切都显得是如此的苍白无力。

“我要是说我不知道,你怎么想?”

北武妖君终究还是没敢跟刘邦横下去。

尽管他已经彻底投靠了秦羽。

但他很清楚,刘邦这群人目前可根本不会在乎秦羽的什么面子。

如果要杀他的话,这些人是真会动手的。

“那留着你就没有用了。”刘邦淡然说道。

“等等!”

北武妖君伸手道:“我虽然不知道主上如今被带去了什么地方,但我能感觉的到,他还没死,而且状态比之前还来的更好了许多!”

“他就在仙界,只是距离我们的位置很远很远。”

“只要我不死,之后就能成为寻找到他的信标!”

刘邦嗤笑一声,神情丝毫不为所动。

一旁项羽则是看着双眼中带着些慌乱的北武妖君道:“既然你已经投靠了人族,你也应该知道,再回去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别的话我不与你多说,看在此番秦羽力挽狂澜,为人间消弭了一场灾祸的面子上,我给你一条生路。”

北武妖君低眉顺目的朝着项羽拱了拱手:“规矩我自然明白,之后的事情也不用你们操心,我会想办法尽快提升实力,早日感知到主上所在的位置。”

项羽点头。

刘邦见状,也只是嘿嘿冷笑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终于将眼底的杀意缓缓收敛。

显然此前的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放过北武妖君。

点击下载最好用的追书app,好多读者用这个来朗读听书!

热门推荐:万道龙皇 开挂闯异界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都市之万界至尊 弃少归来 头狼 校花的贴身高手 妖孽奶爸在都市 至尊神魔 绝品透视眼
相关推荐:将军家的大福星九州守护神了不起的宗门模拟器徒儿,求求你快修仙吧武林门派争霸录全球卡牌时代:我貌似是欧皇从神豪或欧皇开始游戏不朽之纵横天下带着神龙闯都市崩坏传记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