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都市->稳住别浪->第四百七十六章 【关于我老婆到底多少岁这件事情】

第四百七十六章 【关于我老婆到底多少岁这件事情】

本书作者其他书: 天启之门 嬉皮笑脸 欲望中的城市 天王 变脸武士 至尊无赖 天骄无双 邪气凛然 猎国 恶魔法则

第四百七十六章【关于我老婆到底多少岁这件事情】

“…………”

眼看这位小煞星陷入了沉默的长思之中,利刃骑士团的大骑士长心中一动,把已经到了嘴边的疑问又重新吞了回去。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大骑士长有一种感觉:自己这个时候如果多嘴瞎问什么问题的话,多半可能要挨打。

陈诺眼角的余光瞥到大骑士长放下了文件后,默默的退出了房间。

终于,陈诺缓缓的将手里那张窝成一团的照片重新展开,手指轻轻抚平褶皱,仔细的盯着照片里的那张鹿细细的脸庞看着。

照片其实是侧颜,因为是街头抓拍,所以距离也不是很近,但抓的角度非常不错,这个侧颜完美展示出了鹿细细的那种惊心动魄的美丽。

画面中是在一个露天的咖啡厅,遮阳伞下,鹿细细单手托腮,凝望远方。

那头海藻般的长发被随意的束在了脑后。

尤其是大概是光线的原因,鹿细细的半个身子刚好背光,似乎在阴影之下。

半明半暗的感觉,给人一种奇特的错觉,仿佛照片里的这个女子的美丽,如同刀锋出鞘一般的迫人!

“总不会是鹿细细的妈妈吧……”陈诺用力揉了揉眉心。

就算是母女也没长这么像的。

其实……

一直以来,鹿细细身上也不是说完全没有疑点的。

比如说容貌。

上辈子陈诺和鹿细细最后在一起的时间段,已经是2012年了。

而这辈子,陈诺和鹿细细相遇于2001年。

中间相差了整整11年的时间。

但是,上辈子2012年的鹿细细,和这辈子2001年相遇的鹿细细,从容貌上,几乎完全一致——嗯,可以把“几乎”这两个字去掉都没问题。

同一个人,在11年的岁月相差之中,都完全不会衰老的么?

这一点,之前陈诺一直没有怀疑过什么。

因为,毕竟星空女皇是掌控者大佬。

掌控者可以掌控自己的肉身,甚至于衰老。

就像太阳之子那个老饼干……都可以把自己弄成一个中年人的模样去招摇撞骗猎艳年轻的妹子。

再比如那个和星空女皇齐名的女掌控者大佬“钻石”,也是一个容貌常驻青春。

毕竟,掌控者的能力,在容貌的抗衰老,以及寿命的延长上,自然有优势。

何况,女人么,都是喜欢美的,用能力让自己常保青春容貌也不奇怪。

但……现在这个年纪就不对了。

再怎么常葆青春,这个事儿也说不通了啊。

1978年,鹿细细应该是三岁左右吧。

看看照片里这个美的勾魂夺魄的女子——你说她三岁?!

闹呢!

·

照相馆的老板知道的不多,但顺着照相馆的老板,倒是可以很容易找到了这张照片的拍摄者——一个自由摄影师。

这个家伙已经一把年纪了,四十岁的样子,一头油腻的头发,发际线已经很高了。

骑士团的人带路找到这个摄影师家的时候,这个家伙穿着一件脏兮兮的T恤,下面则是一条工装裤。

公寓很小,乱七八糟的摆设,厨房的水槽里有成堆的脏碗,冰箱里除了啤酒之外就没有任何食物。

沙发破破烂烂,茶几上满是空啤酒罐以及垃圾食品。

墙壁上挂了很多他自己拍摄的作品。

而且,不巧的是,骑士团的人破门而入的时候,这个家伙正和一个浓妆艳抹的妹子,在脏兮兮的沙发上抱成一团。

有人破门而入,屋内的两人都被惊动,随即那个妹子尖叫了一声。

而这个摄影师反应还算很快,飞快的跳了起来,顺手就抄起了旁边的立灯攥在手里。

陈诺最后一个走进门的,伸手在鼻子前扇了扇。

屋子里的空气实在浑浊的很。

香烟的气味,酒精的气味,垃圾食品残留的隔夜后的气味,加上那个一看就是从事某种特殊职业的年轻女子身上的廉价香水气味……

这些气味混合在一起,就实在是有点让人皱眉了。

“我们找他有点事情,你可以走了。”陈诺笑眯眯的对着那个捂嘴的年轻女人笑道。

这女人果然是从事某种特殊职业的,显然这种经历也不算匮乏,反应过来之后立刻跳了起来,把身上乱七八糟的衣服一裹:“我这就走!放心,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也什么都不会乱说,我嘴巴很严的。”

说完,她却犹豫着扭头看了看那个摄影师:“还没给钱呢。”

“?!”摄影师瞪大了眼睛:“我还什么都没做呢!”

“你在我身上摸了半天了,而且我也耽误了工作时间。”女人提高了嗓门。

陈诺皱眉,直接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英镑来丢了过去:“拿着钱快走吧,别给自己惹麻烦。”

女人接过钱,直接塞进了上围里,还对陈诺抛了个媚眼,然后飞快的跑出了门。

骑士团的人关上了房门后退了出去,屋内就留下了陈诺和那个大骑士长。

摄影师此刻倒是冷静了下来了,他松开了手里的立灯,反而大大咧咧的坐在了沙发上。

“你们是威尔逊派来的人嘛?我现在可没钱,你们可以回去跟他说,我下周就可以领一笔报酬了,到时候才能先还他一笔。”

这个摄影师脸上露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我现在身上一英镑都没有,你们就算把我这个地方的东西都搬空了也没用。”

“一英镑都没有,那刚才那个场面你打算不付钱了?”

“……好吧,我只有十五英镑。”摄影师满不在乎的改口。

陈诺笑了:“十五英镑你也敢叫女人?做那种事情,十五英镑估计不够付钱的吧?”

“憋急了呗。”摄影师耸耸肩膀:“先做了再说,最后钱不够,那种女人也不敢报警,我给她十英镑,她最多骂我几句,还是会乖乖拿钱走人的。这种人也不想惹麻烦。

就算是她背后有街头保护她的人,为了这点钱也不会拿我怎么样——最多挨顿打。”

够不要脸,也够直接。

陈诺笑了。

然后,陈诺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卷钞票。最大面额的英镑的那种钞票,一卷。放在了桌上。

“?”摄影师疑惑的看着陈诺,又吞了口吐沫,看了看桌上的钱。

“我们不是你债主派来的,找你有点别的事情需要你帮忙,如果你能合作的话,这些钱就是你的。”

摄影师犹豫了一下:“我只是一个摄影师,给小报拍些照片……太危险的事情我可做不了,而且,我也不会打架。”

陈诺笑了笑:“没什么危险性的。”

说着,他摸出了那张照片,放在了桌上,手指在照片上敲了敲:“告诉我,关于这张照片,你知道的所有事情,所有细节!”

出乎意料的,看见了这张照片,摄影师只是愣了一下,然后却露出了一副恍然的表情来。

“噢,原来是为了这个啊。”他伸手,大大咧咧的把桌上的钱一把抓了过去,扯开了大略点了一下就塞进了口袋:“没问题,反正你们也不是第一个向我打听照片里女孩的人了。”

陈诺眼睛眯了一下:“还有别人打听这个女人?”

“有啊!当然有啊。”摄影师笑了:“男人嘛,见到这么漂亮的女人,谁不动心呢。世界上漂亮到这种程度的女人,可找不出几个的。”

陈诺没吭声,而是点了点头,示意他说下去。

“我是三年前在伦敦街头无意中拍摄到这个女孩的。那天我打算去追拍一个摇滚乐队,在蹲点的时候,我测试一下照相机,无意中就看到了这个女孩,然后抓拍了下来。

我做了很多年的摄影师,都没拍摄过这么漂亮的女人。如果不是当时我还有工作需要蹲点,我就上去搭讪了。

我回来后,把照片拿去冲洗,照相馆的老板都对这个女孩很好奇,还问我能不能把这张照片卖给他。

他出的价钱不错,我就卖了一张给他,让他挂在照相馆里吸引顾客。

你们知道,伦敦有钱有势的人很多的。

总有人来来往往,会看到这张照片。

你们也知道,那些有钱有势的大人物,也都是喜欢美女的,所以,这两年,也不是没人大人物,无意中看到过这张照片,然后找到我来打听这个女孩的下落。

来找我打听的人里,有电影公司的星探,有一些娱乐场所的老板,还有一些是专门为有钱的大人物物色猎艳对象的中间人。

实话说,我是很感谢这个女孩的,虽然我都不认识她,不过她已经帮我赚了不少钱了。”

陈诺眼角抽了一下。

不过还是压下了怒气,淡淡道:“然后呢?你接着说。”

摄影师眼珠子转了转:“你对她有兴趣?”

“有。”陈诺点了点头。

“那你也许对一个东西感兴趣,你等我一下!”

说着,摄影师起身你,走过陈诺身边,推开了里面的一扇房门,进门的时候还小心的把房门关上了。

只不过,一到房门可挡不住掌控者大佬的感应。

释放了一点精神力,陈诺很容易就捕捉到了房间里的一切。

里面是一个脏兮兮的卧室,这个家伙在柜子里翻了翻,翻出了一叠东西,然后转身走了出来。

啪!

这叠东西就扔在了茶几上。

陈诺拿过来打开,看的第一眼就愣住了。

这又是几张鹿细细的照片。

依然是路边抓拍和偷拍的,但显然拍摄的次数不同。因为照片里鹿细细,每次穿的衣服也都不同。

陈诺皱眉:“你后来又遇到她了?“

“对啊!我也是男人啊,但凡是正常的男人,看到这种美女就不会不动心的,所以我后来又跑去那个地方溜达过几次。然后就遇到了。”

陈诺拿着照片仔细的看着,嘴里问道:“这些照片不是一次拍的吧,你遇到了她多少次?”

“一共四次。不过我不是每次都能遇到她。

事实上,第一次拍到她之后,我第二天就跑去那个地方了,但是根本没有收获。

我不甘心,连续去了七八次,也还是没有遇到。

我渐渐的就灰心了,然后好久都没有去。

直到一个多月后,我无意中路过那条路,忽然在路边的那个咖啡厅就又看到了她,就赶紧又偷拍了一张。

接下来,我有事没事,就喜欢去那个地方转转,碰碰运气。

但不是每次都能遇到她,她出现在那个地方的规律非常不确定,有时候三五天,有时候十多天都不会露面。”

陈诺哼了一声:“你既然回去找她,又找到了人,你就没有上去和她说过话?”

听了这个问题,摄影师脸上忽然露出了一种复杂的表情来。

他沉默了两秒钟后,缓缓的摇了摇头。

“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我很冲动,满脑子想的是如果下次能遇到她,我一定会上去跟她说话,搭讪一下。

但是第二次,我终于遇到她。当再一次看到她的时候,我忽然又不敢了。

因为……第一次匆匆看了一眼。

第二次,仔细的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后,我冷静下来,心里很明白一件事情。

像这么美丽的女人,就压根不可能是我这种人有资格去打主意的。

嘿,我可不是什么好人,但我知道自己是什么料。

我只是一个小摄影师,连一个固定工作都没有,平时偶尔从一些小报那儿接些零散活儿,偷拍一些名人照片卖钱。

偶尔还会接一些私人业务,帮助雇主去抓拍自己的丈夫或者妻子偷腥的照片当证据。

我最有钱的时候,账户里都不超过一百英镑。最穷的时候,我还要去和流浪汉抢政府的救济。

我这种人,哪有资格去幻想那种级别的美女?”

倒也坦率。

手里的照片有四张。

除了最初的那张之外,后面又拿出来的照片,两张是1978年的,还有一张居然实1979年的——摄影师在照片的左下角标注了时间。

地点都是同一个:那个路边的咖啡厅。

“所以,你最后一次遇到她是1979年,仍然还是在那个路边的露天咖啡厅?之后你就再也没去找过?还是你再也没遇到过她了?”

“我去找过,不过之后再也没遇到过她。”

陈诺冷笑了一下,眯着眼睛看这个家伙:“没起过歹念?比如跟踪什么的?”

“……我不敢。”摄影师摇头:“我或许不是什么好人,但我其实胆子很小。我最穷的时候,也有朋友去拉我做一些危险的事情。

我也想赚那些钱,但我真的不敢,我胆子很小。”

嗯……这也算是这个家伙幸运吧。

如果他早对鹿细细起歹念的话,估计现在坟头草三尺高了。

“最初的那张照片卖给照相馆后,那几个月陆续都有人顺着照相馆然后摸到我,找我打听这个女孩的消息。

我前面和你说了,都是一些有钱有势的人。

有模特公司的,也有娱乐场所的,还有一些给有钱有势的大人物物色女人的中介。

我陆陆续续的也从这些人手里赚了点,每次都能有个十几英镑,或者几十英镑。

所以……我不否认,这也是我后来跑去蹲点想找那个女人的原因之一,只不过……我都没有把这些消息再卖给别人了。

因为我想着,只有我一个人守着这个女孩出没的地点,我才能一直拍到她的照片来卖给那些人。

如果我一旦卖掉了消息,那么……那些人自己就能去找到女孩。

我就赚不到钱了。”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故意看着陈诺的眼睛:“不过后来,我再也没遇到那个女孩后,就再也没办法赚到这种钱了,时间久了也就没有人再来找我了。

你们是两年来唯一的一波又看到照片来找我的人。”

陈诺看了看这个家伙的眼神,忽然笑了起来:“我觉得,你可能还知道些什么,有所保留,对我有隐瞒。”

摄影师面色有点紧张,他的手在膝盖上搓了搓。

眼神挣扎了一下后,他深吸了口气,抬起头来,用带着几分哀求的语气缓缓道:“先生……我,欠了很多钱。”

《剑来》

“嗯。”

“那个威尔逊,就是附近街头上的那个有名的家伙,我欠了他一笔钱。

我已经拖了很久,如果再拖下去,那个家伙虽然不会弄死我,但是隔三岔五都会狠狠的揍我一顿。而且,我如果不还钱,他会在外面找我麻烦,弄得我都接不到拍摄的活儿了,我赚不到钱,就没钱养活自己,也没钱还他。

恶性循环,你明白么?”

陈诺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你想说什么?”

“我欠他两百英镑……

不过我发誓,我最早只向他借了五十英镑!可后来不知道怎么的,时间越来越长,利息越来越高,现在变成了两百英镑了。

我发誓这是真的!

我,我现在很需要钱……没有钱,我快要连这个公寓的租金都付不起了。

好吧,其实我已经两个月没交房租了,如果再不弄到钱,我下周就要去睡桥洞了。”

陈诺笑了:“两百英镑?”

“……其实,你给我一百英镑也行,我可以先交一个月的方租,然后还威尔逊一点,让他可以一段时间别找我麻烦,我就可以先找到一点活儿干,然后我就能赚到钱了。”

陈诺看了房间里一直站在门口沉默不语的大骑士长。

大骑士长立刻出门,然后不到一分钟就重新走了回来,手里拿了个牛皮纸信封,厚厚一叠。

啪!

放在了桌上。

陈诺拿起来打开看了一眼,对摄影师笑道:“这里有两千英镑。”

摄影师呼吸都停顿了。

“你可以拿去,还掉你欠的所有的外债。剩下的钱,你还可以去租一个更好一点的公寓,大一点,干净一点的。然后,你可以改善你的生活。

当然了,是去喝酒还是去找女人,那都是你自己的事情,和我无关。

不过我奉劝你,找一份有稳定收入的工作才是正经。”

摄影师眼睛里满是光,伸手就要去抓桌上的信封,却被陈诺直接拍开了爪子。

陈诺眯着眼睛:“钱就在这里,你想要的话……总要提供一些值得这些钱的消息才行吧。”

摄影师深吸了口气:“我有一个消息!这个消息没有任何人知道,我也没卖给任何人……因为两年来已经没有人找我打听这个女孩的!我发誓,这绝对是独家消息!!”

“你说。”

摄影师深吸了口气,然后说出了一句让陈诺都意外的话来。

“我前几天,又遇到这个女孩的!“

·

仿佛是生怕陈诺不信,又仿佛是急于取信对方拿钱,这一次摄影师说的很痛快。

“前几天,让我想想……就在上周五,我又去了那条街。我这次真的不是去找她的,都过去快三年了,我也早就没有这个念头了。

我无意中路过那条街,然后,居然意外的,又看到了她!

不过我现在已经很穷了,我为了还债,把自己的照相机都卖掉了,所以我这次没有拍照片!

但是我发誓我说的是真话!我真的遇到她了!

就在那条街!!

我看的很清楚,绝对不会看错的!

我当时还小心的跟了几步,但是只不过一转眼,走过路口,她就不见了。

请你一定相信我,我说的都是真的!”

陈诺盯着这个家伙看了两眼,点了点头:“我信你了。”

·

从摄影师的公寓出来,站在楼道里,陈诺看了一眼默不作声跟在身边的大骑士长。

“别弄死他,狠狠教训一顿,让他以后不敢再出卖然和关于那张照片的消息。嗯,钱可以给他留着。”

“……好。”

陈诺想了一下,补充道:“还有,打听一下,除了我们之外,到底是哪些人来找他打听过消息,弄清楚,然后……凡是来找过人的,都去狠狠的教训一下。别弄出人命就行。”

哼,星探?

娱乐场所?

给大人物物色猎艳目标的贩子?

统统打断腿!

·

那条街并不难找。

那个露天咖啡厅也不难找。

有利刃骑士团这个地头蛇的帮助,陈诺很快就坐在了这家露天咖啡厅的遮阳伞下,点了一杯咖啡,静静的看着周围。

身为在这个时代仅次于纽约的国际金融中心,伦敦的大部分街道其实非常狭窄。

这个咖啡厅如果摆在几十年后的华夏,哪怕在一个二三线城市来看,都显得有些寒酸的样子。

陈诺在这里已经等了两天了。

他每天早晨就过来,然后在这里坐下,一直坐到天黑打样。

鹿细细是没等到。

倒是咖啡馆的女招待,偷偷把写了自己电话号码的纸条塞给了陈诺。

虽然知道这样做就是守株待鹿。陈诺也一直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但两天时间下来,还是忍不住有些焦急的。

就在第二天晚上,陈诺眼看着咖啡厅打烊,那个给自己赛过电话号码纸条的女招待,用古怪的眼神瞟了自己的时候,陈诺起身决定离开。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辆车停在了马路对面,大骑士长飞快的跳下了车走过来。

“先生,有一个发现!”

陈诺立刻坐了回去:“说!”

“你让我们打听那些凡是找过这个女孩的人,都给些教训,我派人去做了,然后……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嗯?”

·

从1978年照片被挂在照相馆开始。

一共有四批人找过摄影师,打听鹿细细的消息。

而这四批人,利刃骑士团都从摄影师的嘴巴里打听清楚了。

一家模特经纪公司,一家电影公司。不过用大骑士长的话来说,这两家公司都是那种打着星探,其实是物色漂亮女孩做皮肉生意的。

还有一伙人是给伦敦有名的大夜店里物色女孩的组织——一家娱乐公司。

最后一个,则是一个高级的皮条客组织——就是摄影师说的那种,给一些有钱有权的大人物,物色猎艳对象的。

四伙人,利刃骑士团都找到了。

然后意外的发现,在自己去找这些人麻烦之前,这些人都倒过霉了。

那两家打着星探名义做皮肉生意的老板,一个在1978年的时候因为电路老化,公司被烧成了一片白地,老板也死于火灾。

另外一个则是家里进了窃贼,被扔在了游泳池里淹死。

娱乐公司的头目,死于一场火车事故。

没错,就是火车事故——那个倒霉鬼,汽车在路过铁轨的时候抛锚了,停在了铁轨正中,而且汽车也出了故障,车门被卡死。

结果被一列呼啸而过的火车,连人带汽车,撞的尸骨无存。

最惨的是那个猎艳组织的首领,出海钓鱼的时候,遇到了意外——事故调查分析的报告表示,那个倒霉的家伙钓鱼钓到了一条大鱼,结果钓鱼不成,反而被拽进了海里失踪。

后来尸体在他坠海的地方距离十海里的地方才找到,尸体已经被鲨鱼啃得就剩下一点骨头了。

陈诺听大骑士长说完之后,瞬间头皮一麻!

卧槽!

不用问了!这手笔!绝对是我老婆没错了!!!

不过下面的问题还是没解决啊。

关于我老婆到底多少岁这件事情……

陈诺深吸了口气,缓缓道:“你的这些消息,都确认过了?”

“都确认证实过了,我们……”

大骑士长正要继续说,陈诺却忽然一抬手,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呃?”

大骑士长皱眉,就看见陈诺的目光盯着马路对面的一个路口。

顺着目光瞧过去,大骑士长立刻瞪大了眼睛!

马路对面的一个路口里,一个窈窕的身影缓缓的走了出来。

摇曳的身姿轻轻穿过马路,那双眸子在路灯下,却仿佛亮的惊人!

照片里的女人!!

大骑士长深吸了口气,刚要开口,却看见那个女人,眼神毫不避讳的朝着这里射来。

红艳的嘴角,抹过一丝冷冷的笑容。

然后,哒哒,哒哒。

脚步轻快,朝着这里走来!

“你走吧。”陈诺深吸了口气,用很认真的语气对大骑士长道:“带着你的人,立刻离开!”

大骑士长还想问什么,但忽然看见了陈诺的眼神——他陡然打了个哆嗦,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飞快的跑到一旁钻进了车离,火速发动,飞驰而去。

·

哒哒……

脚步停在了陈诺的面前桌前。

熟悉的气息,熟悉的面容……

缓缓的,鹿细细坐在了陈诺的对面。

陈诺清了清嗓子……

嗯,怎么做开场白呢?

喊“老婆~”?

估计会被1981年的鹿细细打进ICU吧?

“我们没见过,不认识,对吧?”鹿细细居然先开口了。

她的语气很平静。

嗓音是陈诺嘴熟悉的那种一如既往的娇软。

但听的出来,语气有点冷。

“呃……”

“所以,你是谁?我感觉到你是一个能力者。”鹿细细眯着眼睛看着陈诺。

“嗯……”

“我感应到,这里附近刚才一共有六个能力者。刚才和你说话的那个中年人实力是里面最强的——除你之外。

六个能力者,却守在我经常出现的地方,我不觉得这只是一个巧合。”

鹿细细的语气非常冷漠,缓缓继续道:“所以我给你两个选则。”

“啊?什么选则?”

“选项A,你老实交代你们的来意,作为对这种老实交代的宽容,我可以在揍你之前,给你一个打电话给医院预约急救的机会。”

陈诺面色昂然,毫不迟疑:“我选B!!”

鹿细细双眼眯成一线:“选B么?那么我也不问你任何事情了。

反正,不管有什么麻烦,只要人都死光了,麻烦也就自然消失。

我给你三十秒时间,现在你可以向这个世界告别了。”

“…………”陈诺苦笑道:“那个,冒昧问一下,还有选项C嘛?”

“没有。”

“那我还是选A好了。”

“好,现在你可以说了,同样的,你只有一分钟。”鹿细细面色很轻松。

陈诺沉吟了一下,开口:“你看啊……”

“停!”

“嗯?”

鹿细细皱眉:“换一个开头句式!”

“为啥?”

“不为什么。你这个开头句式,我听着就很不舒服的感觉。”

·

点击下载最好用的追书app,好多读者用这个来朗读听书!

热门推荐:废少重生归来 弃少归来 盖世仙尊 都市之万界至尊 头狼 绝品透视眼 邪龙狂兵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开挂闯异界 万道龙皇
相关推荐:一起混过的日子我曾混过的日子全世界最要紧的初恋进化之龙皇传说哆啦成凰记在惊悚综艺里当海王我背负全球未来四年的秘密枪啸天下重生之最强高手皇婚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